【環壯】4/29第四章: 4/5 晨跑

  世界上了濾鏡,看什麼都是裸的。

  老師台上講課,環懨懨趴著,窗外紋白蝶飛過,是小壯白白的屁股。黑板寫著二次函數,y=f(x),Y像小壯的鎖骨,X像小壯的肚臍。環眼神呆滯,點名不應,吃了一記粉筆,仍舊看什麼都是裸的。

  他開始做著顛倒的夢。

  國王布丁賽道,藍天高高白雲飄飄,壯五天使揮手微笑,環努力地跑呀跑,終點的紅布條在風中招搖。忽然,風景崩裂,火山爆發,壯五天使掉進熔岩,殭屍布丁和惡魔布丁圍上來欺負。環想救,拼命擠進圈子裡,伸手一撈,抓住的卻是江崎小姐的手。寬鬆的天使袍變成半透明的薄紗睡衣,底下是乳房和陰毛。環嚇得鬆手,倒回地上的壯五天使渾身岩漿,像江崎小姐那樣啊啊地叫。殭屍布丁拽起光圈:「躲什麼,過來啊。」壯五天使變成光溜溜的小壯,似怒非怒地說:「你再靠近我要生氣了。」殭屍布丁和惡魔布丁看著環,「怎麼辦?」環大喊,「放開他!」卻聽見自己沙啞低沈的聲音,說:「繼續。」壞布丁們格格地笑,撲上去淹沒了壯五天使。環狂呼驚醒,黑暗中,感到下體一股一股的尿,渾身肌肉緊繃,動彈不得。拉開內褲,一片黏滑腥液。

  國小五年級第一次夢遺,環嚇得縮在被裡哭。園長老師告訴他,那是長大證明,代表環有能力生小孩了。想生小孩要結婚,想結婚得先找到新娘子。環認定內褲裡的黏液和時而在早晨翹起的雞雞只和新娘子有關,離他還很遠,把夢遺當成大人的尿床忍耐。院內年紀相仿的男孩教他打手槍,據說很舒服,而且起床不會弄髒內褲。環躲進廁所,手擺上去,想像不出新娘子,便放棄了。

  環看著水龍頭下那坨髒內褲,心想他的雞雞壞掉了。他不會跟江崎小姐結婚,也不會跟小壯結婚,不懂自己為什麼夢到他們。粉紅汽水為什麼往雞雞去。夢境總是伴隨著遺精,環成了每天早上都要摸黑洗內褲的人。他很困擾。內心充滿罪惡感。

  他不敢再進壯五房間。想不起過去是怎麼和壯五並肩打電動,也想不起該如何打地鋪,聊整晚的天。

  某日,環帶著新發售的遊戲,打算像以前那樣找壯五玩。到門口,小心地敲門,「小壯,現在有空嗎?」「環?等一下。」環暗暗拍胸,幸好有先問,免得看到什麼不該看的。「請進。」壯五說。

  進了門,聞到壯五吹完頭髮熱熱香香的味道。完蛋,不行了,獨處勇氣瞬間消失,環把遊戲片藏在背後,說:「我突然想到一項功課沒寫,之後再找你。」說完匆匆回房,把自己摜在床上,掐著大腿逼雞雞消風。

  白天勃起,晚上夢遺,環覺得自己的人生就要被那根壞掉的雞雞給毀了。

  午休時間,他摸進全校最偏僻的廁所,坐在馬桶上。

  胯下撐起一大包。活到這把年紀,環終於明白想在大庭廣眾下遮住勃起必須彎腰走路,但他一點也不想懂。他受夠了。裸體,以及動不動因裸體而爆炸的雞雞。環解開褲頭,放出那傢伙,單挑似地瞪著它。

  你搞錯對象了。不能對小壯,也不能對江崎小姐爆炸,知道嗎?雞雞翹得半天高,像不聽話的小流氓。看我怎麼解決你。環握住雞雞,擠膿皰般,按壓,搓弄,滿心想趕走江崎小姐跟小壯的裸體。

  擼了好久,雞雞沒什麼感覺,硬而不射。他有些心急,加重前端力道。漸漸有了酥癢,像羽毛在搔,又像電流竄過。環想起浴室裡看到小壯裸體時,雞雞也是這種感覺,霎時,眼裡全是氤氳蒸氣中,壯五胸前淡色乳頭微微突起的模樣。怪了,他應該把小壯的裸體趕出去,怎麼又跑進來。雞雞不顧他的反對,越來越舒服。他想停手,但停不下。腦中不斷浮現那兩顆好看的乳頭,幸好,浴室只有他們,沒被別人看去。雞雞好硬。一脹一縮,要射了。小壯,小壯。白濁的精液噴在掌心。環此生第一次手淫,對象是自己的搭檔。

  他看著手中的白液,覺得自己變態,嫌惡地擦去,恨不得賞自己一巴掌。

  ※

  體育課打籃球,他一直恍神。

  一顆失準的傳球迎面飛來,他動也不動,球狠狠砸上鼻樑,驚呼聲中,環掛著兩行鼻血倒地,昏黑疼痛的視野猶自閃現壯五的裸體,以及他滿手的精液。活該。報應。他不想站起來。乾脆被球砸進地心算了。

  一織和悠把環攙到角落。悠遞來面紙,說:「你不是很會打球,怎麼站著被球打?」鼻血滲進面紙,刺眼的紅,像夢裡滾燙的岩漿。因為小壯的裸體被球砸的自己好變態,怎麼辦,他刪不掉討厭的裸體,還對它打手槍,是不是一輩子沒辦法進小壯房間了,那蛋糕公寓怎麼辦,他都跟小壯約好了。環越想越慌,越慌越難過,鼻子一酸,掉下淚來。

  一織一看傻了眼:「四葉?」悠以為自己說話太過火,慌道:「我開玩笑的,又沒罵你。我奶奶說,人有失足馬有亂蹄,你不要哭啦。」兩三張面紙胡亂塞進手裡,環感受到同學愛,像溺水的人抓住浮木,用力擤了鼻涕,抽抽噎噎地問:「織織,悠悠,要怎麼刪掉裸體?」

  「裸⋯⋯」一織的表情像生吞了蟾蜍。悠一個沒忍住叫出來:「裸體?」

  「笨蛋,太大聲了!」環摀住悠的嘴。

  「誰叫你突然說奇怪的單字!」

  場邊投來同學視線,三人連忙壓低聲音,圍成一圈。

  「裸體是怎麼回事?」悠用氣音問。

  環下意識省略浴室和壯五天使的部分,只提了江崎小姐的預告片,奇怪的夢和夢遺。說完,只見一織滿臉無奈,「你有毛病嗎?」

  環聽見病字便急了,連忙問一織有沒有救,得看那科醫生。「這種現象青少年都有,不用看醫生。」環燃起希望,問道:「一織也會嗎?對誰?你怎麼刪掉裸體的?」一織紅著臉拒答。環哀求,一織發了火,「不要一直問我,去問亥清。」

  「喂,幹麼把我扯進來!」環轉向悠,眼神充滿殷切,扯著他袖子:「救我,拜託。」悠甩了幾下沒甩開,不甘願地撇了半天嘴,囁嚅道:「用別的裸⋯⋯裸體蓋過去不就好了。」

  「怎麼蓋?」

  「你自己想。」

  「我不知道。」

  「就是,那,那個片啊。」

  「什麼片?」

  「飯、飯店會播的,要錢的,那個片。先說,我可沒看過,是透真說飯店有那種片,我才知道的。我真的沒看過喔。」

  「聽不懂,到底什麼片。」

  「就是⋯⋯片。」

  環沒聽清楚,支起耳朵,「什麼片?」

  「A片啦!」悠大吼。

  場邊同學的視線再度刷地過來。

  一織絕望地用手覆住臉,接著,忍無可忍地說:「四葉,你給我去跑步,把你那白癡精力給我消耗到一滴不剩為止。」

  當天放學,環跑了二十圈操場。

  鮮藍色跑道被午後陽光曬得發亮,環不斷地跑,一圈又一圈。跑到呼吸變得粗重,心臟狂跳,雙腿棉花般軟,膝蓋陣陣刺痛。他感到自己再也抬不起腿,再喘也吸不到氧氣,每秒都痛苦得快死掉,仍拖著腳步跑。

  瀕臨極限的肉體發出悲鳴。停下來,會死的,別跑了。

  不能停,他需要痛苦。讓痛苦剝奪思考,壯五指尖附著在環肌膚,滲入體內的高熱,因汗水降溫,隨嘶咻嘶咻的喘氣聲離開肺腔。把自己累癱,連一根手指都不想動,這樣雞雞也不會想動。

  環不斷奔跑,逐漸喪失時間與距離。景物消失了,聲音消失了,內在與外在相同,動與靜亦然。他忘記自己正在跑步,他不覺得自己在跑步,他是靜止的。疲勞感消失,空氣飽滿,心跳溫和。體內有白光與七彩泡泡飛升,遍滿世界,身體變得輕盈,他起跑在國王布丁的賽道,風吹來感到涼爽。

  跑呀,跑呀,TAMAKI,無論出現什麼,只管向前跑。

  滾吧惡魔布丁,滾吧殭屍布丁,滾吧岩漿噴泉。

  打倒吧,跳躍吧。

  衝呀,衝呀,TAMAKI,終點快要到了。

  國王布丁皇冠上有三朵奶油。岩漿是甜甜的焦糖。壯五天使好端端地飛在天上,白色翅膀搧呀搧,藍藍的天空襯著白白的雲。

  跑步大有功效。環日也跑,晚也跑。錄帶狀節目,他坐在休息室角落,觀察壯五的背影,沒看成裸體,很好。劍術課偷聞壯五毛巾,雞雞沒有反應,很好。

  幾天過去,環拿著上次失敗的遊戲片到隔壁,發現自己安然待在充滿壯五味道的房間裡,遊戲破關時,能輕鬆吐槽壯五槍槍爆頭的恐怖槍法,和他擊掌慶祝。太好了,跟平時一樣。他鬆懈下來,眼皮打架,頭點著點著睡著。醒來躺在地鋪。清晨的房間像深海般安靜,環聽著壯五鼻息,往褲襠一摸,乾而平的,徹底放心了。

  那晚環睡得特別香。

  夢裡的壯五天使笑容燦爛,終點紅布條在風中招展。世界多美好。

  他還不知道,不久之後,火山將再度爆發。而這次,被擊落的壯五天使會半裸騎在他身上,醉醺醺對他說:「小壯最喜歡小環了。」

  然後吻他。

2 thoughts on “【環壯】4/29第四章: 4/5 晨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