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4/29第四章: 4/5 晨跑

  壯五沒接電話,環鬆了口氣。

  體內的汽水沙沙作響,細密氣泡騷動,想要出口。最近想到小壯就會這樣。氣泡通常溫和,不過,有時會劇烈如被人搖晃過的汽水瓶。他記得第一次是在吉他課,那天他不知為何老是犯錯,壯五只好手把手教。

  手放上來,突然什麼都不對了。環要花很大精神,才能不去注意壯五的手在他指間勾呀挪的觸感。同時,身後傳來一種遲疑的氣息,他總覺得壯五在看他,想回頭看,卻感到危險,彷彿將壓不住瓶蓋,粉紅汽水不受控制的噴湧。壯五去了廁所,回來那種氣息不見了。

  他跟小壯之間經常發生一些難以理解的怪現象,例如靜電。多雨的季節,只有碰到小壯會靜電,但過陣子就消失。他想汽水大概也是。

  情況持續發生,譬如電視台休息室,壯五幫他拿掉一根睫毛。那麼輕微的動作,環緊張得不敢呼吸。會聞到小壯身上的香味,呼吸會吹亂小壯的瀏海。背後是梳妝台,環無路可退,捱過了臉貼臉的時間。直到萬理喚他們,他才同手同腳走出休息室。

  環隱約察覺壯五是故意的,而那些故意搖晃著他的汽水瓶。粉紅糖漿與氣泡在體內流竄,壯五搭上他的右肩,右肩就變成甜的。他時常要忍受那種過甜而導致的,類似嗝打不出來的悶躁感。但環寧願壯五故意,那讓他覺得小壯不想離開他。

  每當壯五故意,環就很想對他做些什麼,卻說不上想做什麼。

  那天,環要壯五撞他手。起初撞的那幾下像玩,後來就不像了。壯五用全身力氣撞過來,每次的撞都帶有一種固執的憂傷。環不想他傷心,然而無法阻止。體內的汽水吵得要命,叫他把他的傷心一起收進懷裡,讓他全部變成他的。他緊緊抱住壯五。瞬間,喧噪的氣泡安靜,整個世界像淋滿糖漿,緩緩流淌滲透的滿足。

  這使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一場午後雷陣雨。剛組團的兩人想親近,又怕對方討厭自己,進退兩難的關係變成帶電的雲,雲層間電量累積。烏雲密布的午後,雲化為雨,喜歡如大雨傾盆,他們在傘下變成朋友。勾肩搭背再也不覺得如何。多出來的喜歡挪到新的關係裡就剛好了。

  如今,靜電換成汽水,約定了蛋糕公寓的他們換進新的關係,多出來的喜歡移進擁抱,他想抱抱小壯,原來如此。

  氣泡消失,世界清爽得像雨洗過的天。

  ※

  環掛了電話,在工作室等壯五上課。

  消失的汽水又回來了,這幾天他總想著這件事。或許跟小壯身上的沐浴乳香味有關。最近壯五進工作室,身上經常帶著沐浴乳的香味,似乎剛洗過澡,卻不是平時在宿舍聞到的味道。他討厭那股陌生氣味,好像把小壯變成另一個人似的。環問起,壯五說去游泳。

  「游泳?」

  「劍術老師叫我鍛鍊身體不是嗎?」

  也對,電影導演幫他們安排了劍術課,老師是健身狂,第一天上課捏著壯五的手臂,嫌他單薄。環心想老師沒見識過扛電鑽砸電腦的小壯,才說得出這種話,沒想到壯五聽進去了。

  「幹麼不叫我一起。」趁他上學一個人跑去游泳太過分了。

  「你還需要練?」壯五拍了一下他的腰。好吧,確實比小壯多幾塊肌肉。因此,環接納了那股陌生的沐浴乳香味,並認為壯五舉手投足間的慵懶來自於泳後的渾身倦怠。

  壯五趕來。進門時微微地喘,臉頰泛紅,髮梢滴著水,身上洗髮精和沐浴乳香氣比平時更濃郁,環忍不住趁壯五在沙發放包包時,嗅聞他後頸:「小壯今天好香。」

  「別聞。」壯五說。但環不肯,「不要,我想多聞一點。」他賴皮地攀住壯五,鼻子埋進他頸窩,才剛碰上,壯五「啊」地逃開,退到沙發邊,撫著脖子:「你再靠過來,我要生氣了。」

  嘴上說生氣的小壯,看起來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反而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羞恥,好看極了。環呆呆地看著。壯五清了清喉嚨,「上課吧。」「哦。」環意識到自己的唐突,有些無措地跟在他後頭,進了錄音室。

  那堂課兩人都心不在焉,一首曲沒學全就被萬理接去錄綜藝節目。

  當晚節目的重頭戲,是連續劇女王江崎小姐主演的電影宣傳。電影改編自知名小說,以熟齡女性情慾為主題。新染一頭茶色波浪捲髮,身著白色圓領無袖洋裝的江崎小姐優雅地接受主持人訪問。

  「這次您飾演錯嫁豪門,周旋於兄弟之間的妻子,聽說片中有許多大膽的性愛、裸露鏡頭,甚至還有3P戲碼,差點變成限制級影片?」

  「是的,演員們被導演剝個精光呢。」江崎小姐笑道,「讀劇本時覺得這一家人都是變態,實際拍出來卻有一種破滅悲哀的美感,遊走在禁忌邊緣的情慾,導演拿捏得非常精準。」

  主持人打趣道:「幸好不是限制級,否則環就要被趕出攝影棚了。」

  環一臉莫名其妙:「為什麼?」

  「怕高中生看到噴鼻血啊。」

  「才不會!」

  哄笑聲中,棚內播起電影預告。影片開頭,身穿喪服的江崎小姐在靈堂外停車場和小叔偷情。看到主動撩起黑裙,露出半個屁股和男人調笑的江崎小姐,環心想,這有什麼好噴鼻血的,不就是大和哥看的色情雜誌內容嗎?來到丈夫指使小叔侵犯妻子那場戲,半癱的丈夫對不願配合行房的江崎小姐發怒,爭吵間,床頭杯水潑她一身,半透明的薄紗睡衣濕淋淋地貼著肌膚,看得見乳頭與陰毛色澤。

  小叔聞聲進房,見到渾身濕透的江崎小姐與發怒的哥哥,彷彿明白了什麼,走到她面前,手指從她乳房沿路畫下,「怎麼濕了,快擦乾。」江崎小姐拍開他的手,「別弄。」小叔看了床上的哥哥一眼,「哥,你說呢?」床上的男人用沙啞的嗓音說,「繼續。」小叔笑了笑。捻起她凸翹的乳頭,輕輕彈了一下。「啊,」江崎小姐彷彿在忍耐什麼,又像放棄什麼似地叫了一聲,似怨非怨地軟在不是丈夫的男人懷裡。

  腦中浮現壯五的臉,散發香味的後頸,以及那濕答答的一叫一躲。

  好色。

  瞬間,無數影像觸感溫度混雜著回憶如走馬燈高速流過心頭,吉他課的小壯,和他玩撞手遊戲的小壯,休息室替他拿睫毛的小壯,胸口失重般的下墜感,體內汽水嘩嘩冒泡,螢幕充斥喘息與呻吟,鏡頭散亂,肉色天旋地轉,江崎小姐苦悶扭曲的表情逐漸放大,放大,佔滿畫面,最後變成壯五,汽水像被人丟進曼陀珠般爆發開來。

  不是吧,那邊──

  環刷地紅了臉。怎麼會?

  影片結束,眾人鼓掌,唯有環翹腳而坐,神色古怪。主持人察覺有異,問:「環?怎麼臉紅啦?」旁邊的壯五困惑地看著他。環尷尬得想死,不敢直視壯五,更不敢面對江崎小姐,盯著地板,支吾地說:「預告片,很棒⋯⋯」

  主持人揶揄道:「被江崎小姐迷住了嗎?」

  「哎呀,真榮幸。」江崎小姐抿著嘴笑。

  一旁的搞笑藝人開起黃腔:「環想跟江崎小姐共演齁。」

  「才沒有!」環急忙否認。眾人被他的侷促逗得樂不可支,江崎小姐笑得兩只耳環直晃:「能跟這麼可愛的年輕人合作,似乎能夠回春呢。」

  主持人加油添醋地說:「環,江崎小姐答應囉,還不快謝謝人家。」

  「咦,等等,你們不要擅自決定。」

  環越慌,大家越起鬨,正不知如何收場時,壯五微笑地接過話頭:「環,你別忘了,MEZZO”可是兩個人,這麼難得的機會,怎麼可以自己獨占?」

  「哦,壯五參戰了,今晚江崎小姐究竟能收穫多少青春肉體呢?」

  「哈哈哈,MEZZO”感情好到連角色都要一樣。」

  「蠢蛋,他們在搶角色啦。」

  「年輕人當然是多多益善囉。」

  「哪裡,江崎小姐演高中生還綽綽有餘呢。」

  「壯五真會說話。」

  搞笑藝人和主持人一搭一唱,台下尖叫連連,壯五和江崎小姐笑咪咪聊天,倒把環晾在一旁。環心中暗自僥倖,好險,小壯替他解危,褲襠裡的玩意也消了。揣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捱完錄影。回到宿舍,霍地衝進浴室,拿起蓮蓬頭猛沖下體,瘋狂譴責自己的雞雞,你這傢伙,剛剛在節目裡稍微站起來了對吧。

  雞雞在冰冷的水流中縮成一團。環既羞又恐,心想都是小壯的錯,誰叫小壯的臉突然跳出來,害他嚇一大跳。不過話說回來,看見脫光光的江崎小姐卻想到小壯的自己,是不是也不太對勁啊。心裡突地一跳,粉紅汽水嘩嘩上湧,環趕緊甩掉這個令人不安的念頭。不,不是小壯跳出來,是江崎小姐用那種樣子冒出來,才害他把裸體和小壯連在一起,在錯誤的時間場合錯誤地引爆了他的雞雞。對,沒錯,就是這樣。

  他擠了一大坨洗髮精,彷彿要把錯印在腦中的裸女搓掉似地拼命搓頭,煩惱像泡泡越搓越多。熱水淋下,流掉吧,消失吧,全裸的江崎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原諒我⋯⋯

  嘎啦,浴室門開了。

  水沫遮蔽的視線中出現一團肉色。肉色身影逐漸接近,水還在沖,蓮蓬頭歪向一旁,景物逐漸清晰。

  全裸的小壯。好瘦,好白。

  粉紅乳頭,看得見肋骨,腰好細,屁股跟大腿好好看,還有雞雞,跟自己的不一樣,顏色和形狀都比較漂亮。靜電竄過血管,皮膚,神經。唰嘩嘩嘩,不不不不,粉紅汽水又來了,停住,別晃,要爆,真的會爆。

  全身血液向下匯聚,啊啊,壓不住了。

  汽水瓶塞啵地彈開,環的雞雞筆直翹起。

  壯五詫異的視線投向他下半身。

  不是的,你誤會了。這是因為江崎小姐──小壯奶頭顏色比江崎小姐淡耶──啊啊啊,不要再變大了,笨蛋。他慌張地解釋:「江崎小姐⋯⋯小壯,進來,所以⋯⋯」壯五看他的眼神越來越怪異,環再也受不了,丟下一句:「我洗好了,再見。」頂著滿頭泡沫,內褲倒穿,踉蹌逃出浴室,沒命地在走廊狂奔。

  回到房間,環滿腦子完蛋完蛋完蛋完蛋啦,好丟臉,超丟臉,被小壯看到了,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煩惱到極點時,壯五敲門:「方便說幾句話嗎?」啊啊啊,小壯怎麼來了。他揪著布丁抱枕喊:「不方便。」壯五仍不走,「關於剛才⋯⋯」環慘叫,「不不不不我不想聽你不准講你走開你回去!」隔壁凪探頭怒吼:「Shut up,環!你害我模型貼紙貼歪了!」走廊騷動,團員們紛紛開門問:「怎麼了?」「MEZZO”又吵架?」

  「沒事!」環把壯五拉進房間,關門一陣尷尬,忽然發現自己連衣服都還沒穿,「你、你轉過去。」他慌忙套上睡衣,背對的壯五提醒:「頭髮先擦乾比較不會感冒。」

  「囉唆,知道啦。」他邊擦頭髮邊著急,待會要說什麼。「我可以轉身了嗎?」壯五問。「還不行!」滿頭濕髮擦成爆炸頭。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不是故意對小壯勃起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雞雞會突然站起來,我沒辦法控制。

  「可以了嗎?」壯五又問。拖不下去了。環咬咬牙,膝蓋一落,雙掌貼地,一記結結實實的土下座:「對不起!」壯五詫異:「為什麼道歉?」

  「我、我不是因為看見小壯的裸體才⋯⋯那、那是不小心的。」

  壯五噗哧一笑,「男生都懂的,你不用這麼緊張。還是說,環其實對我的裸體有什麼非分之想?」環拼命搖頭,「沒有,絕對沒有。」

  「那就好了。快去把剩下的澡洗完。」從頭到尾,壯五都是一副這點小事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難道這就是大人的餘裕嗎?環有些不甘心地想。

  一場意外平息。然而,裸體烙印在腦海中,怎麼都忘不掉。明明快要忘記江崎小姐的裸體,卻撞上小壯的裸體。彷彿沾到醬油的衣服剛洗好,便被人潑了整桶醬油上去。

2 thoughts on “【環壯】4/29第四章: 4/5 晨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