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審神者日誌-22210119-鶴毛腿國永進化史【鶴一期】

經過一晚沈澱,阿魯幾終於有餘裕欣賞極鶴在本丸的英姿。早上起來,便命令一期從倉庫搬來大量靈符丟進鍊結室,將大鶴丸的極化數值鍊好鍊滿。 不鍊結還好,一鍊之下發現極鶴的機動高得驚人。

「喂,機動70是怎麼回事?你去鐮倉練田徑嗎?」

大鶴丸一本正經地回答:「貞時大人每天都要求我做一百次50公尺衝刺折返跑。」

「真假?」阿魯幾瞪大眼睛。

「假的。」

在阿魯幾伸腳踹他之前,大鶴丸敏捷地跳出攻擊範圍,混帳,這傢伙機動升級,反應也變快了。鶴正得意洋洋之際,突然有人從後方扯住他的白帽:「怎麼可以對主人無禮。」是一期,全本丸唯一能讓鶴丸國永聽話的刀劍男士,此時的他簡直是正義的化身。

「好啦好啦,衣服要亂了。」大鶴丸理了理衣領,極化衣裝下襬的鶴羽隨動作輕晃。看樣子鶴丸國永去了一趟鐮倉,機動力雖然大幅提升,對一期一振的抵抗力並沒有隨著修行而增加。這麼一來阿魯幾就安心了,天理昭彰,這個本丸還有救。

「道歉呢?」

「還不到要道歉的程度吧?」

呃,當事人不在意沒錯,但姑且還是想要保有審神者的基本人權⋯⋯也罷,面對鶴的時候沒人權才是常態,阿魯幾習慣了。

只見鶴丸不理會一期的要求,用手指戳戳他的肩膀,反口問道:「先別說我,你自從極化回來以後,整天開口閉口就燒毀啊蒐集名刀的,讓主人擔了好幾天的心,要不要道歉啊?」一期聞言,神色慌亂地否認:「⋯⋯我沒有讓主人擔心的意思。」

「鶴,別說了。」阿魯幾不願見一期為難,阻止大鶴丸說下去。鶴向主人使了個眼色,示意交給他處理。阿魯幾擔心地看著兩人,鶴的手撫上一期臉頰,繼續說道:「連我這個剛回本丸不到24小時的都知道,瞞得了誰呢。你的那些弟弟今天一大早就跑來找我商量一期哥的事情了。你說,我的話是假的,那你現在這個表情是真的還假的?嗯?」鶴丸的手指流連在一期髮際,臉側,來回地輕摸。

阿魯幾面無表情地看著兩把刀在眼前調情,腦內高速運轉著幹幹幹幹幹這種時候怎麼忘記帶手機不對攝影機呢上次買來錄刀男海邊度假旅行的高級攝影機在哪裡狐之助我說了多少次本丸應全面加裝閉路監視器快給我呈報時之政府啊混帳本丸有高度需求就是這種時候這種需求懂不懂啊快把你腦袋裡的存檔交出來狐──之──助──,隨後深深吸一口氣,用一期不會發現的動作對鶴打手勢:『給你一個小時,上午十點第一部隊集合,敢遲到你就死定了。』

大鶴丸在背後對主人比出OK手勢,揮手表示你可以退場了。阿魯幾小心地,一點一點地向後退,慢慢讓自己的存在感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直到退出那個閃著耀眼白光的恩愛範圍才鬆一口氣,靠在牆邊無聲地搥胸頓足。

好啊鶴丸國永,原來最後一封修行信上說要帶給阿魯幾的白光是這種白光,這的確是相當充足的驚嚇。不愧是修行回來後,連遠征歸還台詞都學會撩人的傢伙:『怎麼,你一直在等我嗎?……なんだ、ずっと待っていたのか?)』蛤蛤蛤蛤蛤,阿魯幾才要問りしれ供さ小咧,不要撩我,去撩站在你對面那把粟田口極太刀,OK?

隔牆隱約還聽得見兩名刀男的聲音。

「至少氣你對主人無理這點是真的。」面對鶴的安撫,一期似乎不打算領情。

「又在逞強。」一陣短暫的沉默後,傳來一期推開鶴丸的聲響,「主人在看,不可以。」

「好久沒聽到這句經典人妻台詞,包丁知道的話一定很欣慰。」

「你敢對包丁說就試⋯⋯」一期後半句話消失在親吻中,「主人⋯⋯唔⋯⋯」

「他早就走囉,那傢伙很識相的。」

「別叫主人『那傢伙』。」

阿魯幾聞言不禁流下感動的淚水,時刻不忘護主的一期一振,真是我大粟田口之光。

「這種時候要專心。」鶴的聲音漸漸低沈,「這個吻是真的,」對話停了一拍,「這個也是。一期一振在這個經歷過的時間都跟這些親吻一樣真實,還是你需要看狐之助的本丸紀錄確認?」

「⋯⋯不用。」

「那笑一個。」

「⋯⋯」

「你不笑我就繼續親囉,親到你相信自己,發自內心笑出來為止。」

「⋯⋯」

牆外的阿魯幾彷彿聽得見曖昧的親吻聲。

「你笑了。太好了。」鶴丸國永說。

阿魯幾躡著腳離開鍊結室,回到自己的房間,一路上暗自祈禱那頭鶴不要煞不住車把鍊結室當砲房用,這種妨礙本丸風化的驚喜就免了。不過有一期在應該沒問題吧。

謝謝你,鶴丸國永。

昨天晚上偷偷把阿魯幾鬧鐘改成尖叫雞的帳就不跟你算了。

上午十點,鶴準時出現在出陣之間。依照計畫前往5-1地圖練等。混帳,這傢伙春風得意,區區一把太刀,殺敵速度竟然僅次於極短與極脇,比所有打刀都快,安定還來不及出手戰爭就結束了。怎麼辦鶴太囂張了,一期哥你要想辦法治治他!

鶴毛腿,跑得快,嚇死一群敵大太

唔,不過看起來極鶴還是拿不到譽。不不不,阿魯幾一點都不覺得你拿譽是理所當然,偶爾奪一次MVP嚇翻本丸吧,阿魯幾會很開心的。

筑前國審神者 由美
2221/01/19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