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亂舞本丸日記-22210115-史上最速限鍛之日光一文字降臨喵喵喵! ∑(゚Д゚)

值日刀:南泉一文字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詛咒是會傳染到紙上的嗎!!我的手,不要擅自──喵喵喵喵喵!

⋯⋯今天盡做不習慣的事情,鍛刀跟日記都是第一次,貓咪該在緣廊呼嚕呼嚕曬太陽才對,主人一忙碌,連貓的手都想借。午覺睡得好好的,被路過的主人叫醒,「南泉,你是不是沒進過鍛刀房?」蛤?鍛刀房?我不是被派來這座本丸當貓──喵喵喵,不要亂講話,我是堂堂刀劍男士!⋯⋯對,我是沒進過鍛刀房沒打過演練沒出陣過日常合戰場地圖沒鍊結沒習合沒內番過的邊緣刀男南泉一文字喵,本丸60%以上是這種邊緣刀,如果要比喻的話就類似抱著紙箱來到公司地下室分配在冷清陰暗的角落座位長滿蜘蛛網每天無事可做的流放邊疆冷凍奈米員工,但我們不在意我們每天都邊緣得很愜意麻煩的工作丟給那群老屁股刀我們是快樂的本丸遊俠我是貓──喵!我不是貓!

儘管我的內心波濤洶湧,外表卻保持風平浪靜,「是的,我沒進過鍛刀房喵。」我恭敬得體地答覆主人,如果少掉那個受詛咒的語尾效果會更好。

「那你幫我隨便鍛個十鍛左右,日光一文字,all800,看看同刀派會不會有所感應。十鍛沒有就算了,本丸資材吃緊,切記佛系鍛刀。」

「all800?日光一文字?」主人的指令聽起來像異次元語言,有聽沒懂,我反問的表情一定很菜很蠢。

「細節你問刀匠,鍛刀很簡單,學一次就會了。」

「喵!」貓叫聲混雜著期待。不得不承認,即便主人從沒親自傳授刀劍男士該懂的規矩,現在也打算把我丟給刀匠去學。形同放養的野貓發現自己在本丸能派上用場時,心裡還是高興的。

我來到鍛刀房,幫刀匠把重得要死的資材丟進鍛刀爐,終於明白all800是玉鋼、冷卻材、木炭、砥石各800的意思。刀匠驚訝於我的無知,喵的,怪我囉?我敢說山姥切長義那傢伙一定也不知道,那傢伙仗著自己是政府刀,整天跩得二五八萬的,等級17了不起嗎,還不是跟我一樣連鍛刀房都沒進過。回去後絕對要嘲笑他。

「依賴札插這裡,手伝札最後丟,有需要掛御札嗎?」

我依照刀匠指示把依賴札插進鍛刀爐外的入札孔,一放進去,爐內的火光變了顏色,青藍火苗竄動著,彷彿已經準備萬全。我疑惑道:「什麼是御札?」刀匠向我解釋梅、竹、松、富士四種御札的功能,又補充道:「御札只有審神者或刀劍男士能掛,刀匠沒有權限。」

「哦,」我似懂非懂,不過厲害傢伙不用白不用,剛好新年抽籤攢了不少御札,我從桌上隨手抽起一張梅札,「就這個吧。」

梅札掛上後方牆面的札匣,刀匠啟動鍛刀爐,三座爐門縫隙同時閃現灼熱光芒,頂端儀表板顯示鍛刀時間,刀匠指著第二座鍛刀爐,興奮喊道:「3小時20分鐘!」正好符合日光一文字的鍛刀時間。這就是俗話所說新手的好運道?第一次鍛刀就上手?我嚇得連貓叫聲都忘了,「現、現現在要怎麼辦?」

「丟手伝札開爐!」

「好!」

手伝札插進啟動鈕下方的入札孔後,爐門伴隨強光開啟,光芒中浮現金色「太刀 小龍景光」字樣,金字在火光中停留了一會,旋即收進新鍛造的靈符中,刀匠從火中拿出那塊玄鐵靈符,上頭刻著暗金色的刀名。每個刀劍男士都是這樣鍛出來的嗎?當初深藏寶箱,被時之政府送來本丸的我不禁想像著另一個自己有朝一日顯現於火光中的情景,希望第二個我已經解開妖貓的詛咒,希望他能像二鶴丸那樣成為活蹦亂跳的二南泉,而不是一塊冷冰冰掛在刀帳上的Lv1南泉一文字靈符。喵嗚。

接下來的鍛刀過程中,3小時20分的靈符接二連三出現,甚至有不用任何御札就顯現的源氏重寶膝丸。截至膝丸為止不過六鍛,我就見了兩回3小時20分鐘。松、竹、梅三張御札,除了竹札效用平平以外,其他兩張都收穫了驚人的成果。除了新手運之外,我完全無法解釋這個連待了六年的刀匠都沒見過的神奇現象。

終於到了第八鍛,我猶豫要用松札還是富士札。刀匠說富士札很廢,貴得要命卻難鍛出稀有刀,要我先試松札,走投無路再掛富士札。我乖乖聽刀匠的話,拿起松札掛上牆面。火光中冉冉浮現的金字是──日光一文字!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我連忙捧著日光一文字的靈符衝到主人房間,「喵!!!!喵喵喵喵!!!!!日光一文字!!!喵!!!」興奮得不斷喵喵叫,像隻嗑了木天蓼的貓。主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說:「真的八鍛就來了?」

「真的!喵!!!」

「這可破了小烏丸49鍛顯現的紀錄,當年還是靠台灣藍鵲的玄學才⋯⋯」主人重重拍著我的肩膀,向我道謝:「這下得把一文字刀宿舍排進緊急會議中討論了,謝啦,南泉,等著跟兄弟住新房吧。」

「⋯⋯是、喵!」

我好高興。好高興。雖然我沒有退休過,但我現在的心情就像連續劇中退休後漸漸失去人生希望的老爺爺在長青社交舞班尋回第二春般充滿想要跳舞的慾望。跟兄弟住是什麼感覺?一文字宿舍會像左文字宿舍那樣和樂融融嗎?日光一文字和山鳥毛看起來很會喝酒,好想跟他們在月光下開一場盛大的酒會。

我的腦袋充滿夢幻泡泡,膽子也大了起來,鼓起勇氣問主人一個過去從來不敢開口的問題:「之後我可以再幫你鍛刀嗎?」主人楞了一下,接著說道:「當然可以,今天的馬當番還沒指派人選,不如就麻煩你了。」

「沒問題!」我拼命壓住快要衝出語尾的妖貓叫聲,答覆得簡潔又響亮。

哼哼,山姥切長義,我也是有內番過的刀劍男士了喵,之後我還會幫主人做更多更多的事,敢不敢來比啊,喵喵喵。

南泉一文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