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娜娜小學《暑假作業》番外篇──二階堂大和

  二階堂大和是今天這場暑假作業聚會中唯一的閒人。

  一織和壯五也老早就寫完作業,但他們各自有必須面對的人生課題。一織漲紅的臉浮現在腦海時,大和還是忍不住想笑。壯五好不容易教完環數學,現在開始教國語了。一份暑假作業得寫兩遍的日子太可怕,一點都不適合自己。

  大和又想起NAGI的可可娜同人小說。NAGI根本不用寫暑假作業,直接出道當作家更有前途。小學課本上的東西他老早就會了,人家已經算到驚嘆號,那個叫什麼階的玩意,誰跟你七塊蛋糕分給八個人,一人可以得幾塊蛋糕?一人一塊不就好了,在這點上,他的想法倒是和三月不謀而合,數學課本錯了,能公平分配的世界才沒有仇恨。

  說到三月,他的暑假作業進度倒是意外堪憂。其他的科目順利完成了,只有那幾張數學考卷他能逃就逃,一下子站起來關心大家飲料夠不夠,一下子為了安慰環、陸、一織,跑到廚房弄了一堆真蛋糕出來,一人分了一個,保證公平。這種身體力行的精神令大和敬佩。

  整天下來,大和把自己埋在冒險小說後頭,窩在沙發上喝可樂吹冷氣,他的耳朵卻不曾漏聽朋友動靜。每個事件他都參與了一點點,一兩句對話,一些揶揄或見解。但都不太深入,沒有能夠吵架的餘地。

  一個下午目擊了兩個吵架現場,旁觀到後來,大和心中有點羨慕。天真與世故,設防與不設防,明明是極端卻奮不顧身相碰,最後磨出成全的形狀。羨慕完他還是拿起小說,用故事擋住自己。鋼鐵要千錘百鍊才能在指尖溫馴,大和既怕吃苦又懶惰,因此他想,自己只要當塊深山鐵礦就好,沒有開採就沒有傷害。

  「嗚噗。」立志成為堅強小鐵礦的下一秒他就被人開採了。三月一腳踹在他屁股上,「問你呢,晚餐吃什麼?」他把速食店披薩店蕎麥麵店中華料理店的外賣菜單擺在大和面前,「他們想叫披薩,你OK嗎?」當然,隨便,都可以。過度堅持或執著只會帶來煩惱,大和小小年紀就懂得隨波逐流。

  「那選一個口味。」

  「看大家想吃什麼,我都可以。」

  「不行,一定要選一個。」三月碎念:「每次都隨便,這樣哪知道你喜歡吃什麼不吃什麼,煮飯的人最討厭聽到隨便。」

  又沒有人要你煮飯給我吃。大和心想,他的鐵礦時光就是這樣一去不復返的。有人擅自把他拉出故事,畫進自己的界線裡。把大和變成預設的,要吃他煮的飯,就算不用寫暑假作業也必須去他家玩的人。滷水點豆腐,一物降一物。有些人你就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就像NAGI老是強迫推銷可可娜,大和看了三遍動畫仍然覺得自己不會入教,但當NAGI硬塞可可娜同人誌給他時,他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收下了。

  鐵礦什麼都不怕,就怕勤奮努力的礦工。

  三月和NAGI或許正是他最怕的那種人。積極、開朗、樂觀正向,對喜歡的事物全力以赴。大和生命中能混就混的部份,他們都飛蛾撲火般迎上去,那光芒讓大和畏怯,畏怯而後是羨慕,像賣火柴小女孩看到別人的燭光晚餐那樣羨慕。因此當他們拉著自己往光裡走的時候,他遲疑了一下,最後仍是跟上了。

  一份暑假作業絕不寫兩次,不必要聚會絕不參加的大和,游手好閒地在別人家吹了一整天冷氣,喝光一整瓶家庭號可樂,看完兩本冒險小說。這些在自己家就做得到的事,為什麼非得到別人家做不可?或許就是為了那塊按照自己心意所選,選了大家都會欣然吃掉的和風章魚燒披薩。一份在場證明。

  他覺得自己某些地方正在悄悄改變,百鍊鋼鐵似乎沒有想像中疼痛,也許是這裡的礦工特別溫柔的關係。大和想起那個古老的教訓,溫水裡緩慢發生質變,生命從此端不知不覺走到彼端的綠色生物。牠是幸福的,大和想。七個人組成的空間像暖沸的水,裡頭煮著一隻名叫二階堂大和的快樂青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