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婚床、祝福語

  壯五覺得重而睜開眼睛,環跨坐在腰間朝他拍照。快門又響了兩聲,壯五才清醒,拉起棉被遮住臉。環說:「有什麼好遮的。」壯五說:「眼睛好腫,不要拍。」環伸手去扯棉被,掀了兩下沒成功,全身壓上去,貼著壯五的耳朵笑:「誰叫你昨天要哭。」壯五把聲音悶在棉被裡說:「誰害的。」環說:「我害的。」聲音低得啞了,卻字字盪進心底。不要遮,我想看你的臉,環說。

  特別的早晨迎來恰當的陽光,撒在淺藍與白的被單上,房間裡有新家具的氣味,人也是新的。萬物伊始總是全心全意,因此值得留念。環想記得這個場景,溫熱的身體、露在棉被外的頭髮、壯五的臉。「打開啦,」環又說,輕輕扯著被單:「不然我要親你了。」壯五一聽更拉緊棉被,小小的抗拒像往豆沙餡裡摻鹽,讓空氣更甜。

  於是他們笑鬧著。一個要堅持要搶,一個死活不放。床單揉亂了,被子落在床邊。壯五發現環一絲不掛,踹他大腿要他穿上內褲。環嫌下床麻煩,拉過壯五的手往胯下放:「你都含過了還害羞。」壯五瞪他一眼,作勢要捏,嚇得環連忙投降,跳下床撈起褲子穿上,回頭又與壯五糾纏。

  親吻雨般地落,快門胡亂地響,拍了什麼他們也不知道。兩人都有些喘的時候,壯五捉住環說:「我要看照片。」姿勢便依偎地安靜下來。然而安靜並不長久,打開相簿的瞬間壯五就高叫著全部刪掉,環撲上來搶,兩人又打鬧起來。

  螢幕畫面在爭奪間跳躍,越過那些差點被刪除的,太恍惚的笑容與含情慾的眼神。一陣不合時宜的歡呼聲響起,他們都愣住了,停手朝聲音處看去。

  影片裡三月說了好多祝福的話,末了擦乾眼淚,揮拳大喊你們敢不幸福試試看。大和跟凪湊上來幫腔,大和要環別讓壯五太操勞,凪建議環紳士些,鏡頭那端是兩張意味深長的笑臉。環抱怨這些人無聊,反問壯五:「我不紳士嗎?」壯五別過臉說:「不知道。」環嘿嘿一笑,把耳根發紅的壯五攬進懷裡,下巴抵著他肩窩。畫面換成一織在說話。

  依舊是一本正經的表情,叮嚀著人前人後的相處,最不起眼的生活細節。陸闖進來要他不要煞風景,一織說總比他們為了牙刷或垃圾桶分手好。陸怪一織太瑣碎,一織嘆陸太天真,一路吵出鏡頭,換了小鳥遊社長跟紡入鏡時,遠處還有兩人爭論的聲音。

  紡哭花了臉,賀詞哽咽成語無倫次。社長說事務所永遠支持你們,話說一半,陸衝回畫面裡在社長後頭揮著手大叫:「剛忘了說,恭喜!」又蹦又跳的,蹦沒兩下就被一織拎出去。環跟壯五都笑了。

  環說:「一織好囉唆,我又不是小孩子。」壯五說:「上週誰讓微波爐爆炸啦。」環說:「反正小壯會幫我收。」壯五放掉所有力氣靠在環懷裡說:「不行,你要自己收。」環說:「幫我嘛。」親了一下壯五耳朵。壯五說:「不要。」環說:「真的不要?」又親了一下。壯五不說話了,側頭任環一路從耳後吻到側臉、下巴,吻裡帶點啃,細細碾著、磨著。

  壯五想起冷凍葡萄在微波爐裡爆炸的事情,笑了出來。環問他為什麼笑,壯五說因為四葉環是笨蛋。環抗議,咬了他好幾口。壯五被逗得直笑,說:「得一輩子盯著這個笨蛋,免得他什麼都往微波爐裡塞。」環把臉埋進壯五後頸說:「小壯才是笨蛋。」已經不是青少年的臉上有隔夜的鬍渣,蹭得壯五心癢。他索性掙開懷抱,轉身捧起環的臉纏纏綿綿地吻,喃喃喊著環的名字。環回吻他,動作輕柔大膽起來。他想,小壯從什麼時候開始直呼自己的名字,不加上稱謂的呢?一邊把手探進壯五的睡衣裡。

  影片還在播,最後掌鏡的萬理說了些話,音樂祭、電台、Re:vale一類,他們都沒有聽見。


這篇啊⋯⋯是2018年寫的《4/29》序章內容。
其後兩年幾經刪改,《4/29》內容跟最初設定已經完全不是同一個故事,
但環壯結婚的美好景象在作者腦中依舊相似,權列為獨立短篇紀念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