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4/29第六章: 4/16 avworld.com

  環拿到一個網址:avworld.com。

  夜深人靜,他做虧心事般點進網站。

  首頁跳出年齡認證,螢幕中央顯示一行鮮紅刺眼的問句:「您是否年滿十八歲?」宛如逼供。環心虛按「是」,眼前出現滿坑滿谷肉色影像。他不敢直視一格格充斥陰唇乳房的影片縮圖,閉眼亂按,耳機傳來高亢的叫床聲,環嚇得拋開手機,遠遠地窺探螢幕。

  一名長髮女子被黑色皮繩五花大綁,下體插著亮紫色電動陽具,陽具尾端震動,表面看得見粒粒突起。女優承受不了玩具刺激,不斷哭叫求饒,其中一名男優用陰莖堵住她的嘴,哀叫化為悶吟,另一名男優取來灰色圓頭的巨大按摩棒抵住陰蒂,啟動電源,女優身軀頓時如魚離水彈跳,搖首散亂的髮絲被汗水與淚水黏在臉頰。

  她看起來好痛。為什麼這樣對待她?好恐怖。好噁心。A片比鬼片嚇人,環不想看了。可是不看會被小壯瞧不起。他只好硬著頭皮,瞇眼從朦朧視野中找到一幀未裸露性器官的影片縮圖,戰戰兢兢點進去。

  一對全裸男女陡然出現在畫面上。女人跪在男人身下,撩起褐色短髮勾在耳後,含住男人的雞雞,配合男人頂弄賣力吸吮,雙頰怪異縮起,喉間發出嗚咽。男人拔出雞雞,女人張口伸舌,白濁精液射她滿嘴滿臉。女人吞下精液,意猶未盡地舔舐龜頭殘漬,好好吃,語調模糊淫蕩。

  小壯發酒瘋那晚,隨酒精與眼淚升溫,搖曳,緩緩融化的夜色浮現眼前。醉倒在環身上的壯五,滿手都是他的精液,往掌心舔,說:「人家想吃。」

  環覺得下腹有一團火在燒。

  褲襠裡的東西高翹著。

  在工作室,壯五問:「你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嗎?」環說:「就、摸一摸,親一親,然後,弄、弄出來啊。」壯五說:「你錯了。」

  他不服氣,看A片想證明小壯錯了,結果證明了小壯沒錯。

  雞雞射出精液,那是長大以後要給喜歡的人的東西,他給了,小壯高興地塗在身上,說做記號。他以為這就算做愛,像小狗撒尿,標記地盤,兩個人約好: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雞雞被小壯揉很舒服,做愛很舒服。

  環不知道,弄出來以後才是真正的開始。

  螢幕裡,脫光光的女人兩腿大開,露出黑黑的毛跟縫,男人的雞雞抵在縫上,女人手臂夾緊一對大奶,面露畏怯地看男人的動作。雞雞直插到底,男人開始小幅度挺腰,女人抓著枕頭,發出嗯嗯的短促叫聲,大奶子一直晃,上半身不斷扭動,雙手亂抓,啊、啊、啊,男人插她就叫。女人騎在上面,雞雞從下面頂,一拋一坐,啊、啊、啊啊、啊,她搖頭,叫得像壞軌的唱片,不行,好激烈。男人把女人按倒,問她爽不爽。舒服,好舒服。哪裡爽?女人尖叫,小穴好舒服,小穴好舒服,鏡頭越帶越近,特寫她哭號的表情。

  那個女生好像釘在砧板上的翻肚青蛙。

  她一點都不舒服,她一定很想逃,她被男人的雞雞釘住,逃不了。

  他的雞雞好硬。

  好想把小壯壓在身下,用雞雞釘住,讓他逃不了。

  把雞雞插進他嘴裡,讓他不能說話,只能吃自己的雞雞,他記得小壯哭泣的吻,舌頭在裡面攪,很熱,雞雞插進去一定很舒服,小壯想吃,精液射給小壯,在小壯身體裡面做記號,讓小壯是他的。他沒有辦法停止這些想像,好想插小壯,想把小壯的腳打開,用力頂進去,晃得他一直叫。

  環不自覺握住雞雞,來回擼動。

  男人辱罵女人,淫貨,蕩婦,嘴裡說不要,腿張這麼開,看看自己的騷樣。想要什麼,說呀。她不肯說,男人把她的奶子捏得變形。女人哀叫著:雞巴,我要大雞巴幹我。男人獰笑:妳說,妳是不是欠幹。女人說:欠幹,我欠幹。男人滿意了。抬高女人的屁股,劇烈抽插起來,打樁似地,每下都發出啪啪撞擊聲。

  環加快套弄速度。雞雞好漲。手停不下來。脫光光的小壯,奶頭挺起來的小壯,他想把小壯晃成這樣,看他哭泣扭曲的表情,急切地拉著他的手腕,用鼻音哀求他:環,快幹我,幹死我。

  晃動中,環的擼動和男人的挺腰頻率逐漸同調,女人焦急短促地叫了幾聲,要到了,要到了,一抖一抖地,身體繃成苦悶的弓形。在那女人瀕死般的姿態神情中,在侵犯壯五的想像中,環得到未曾有的巨大快感,雞雞顫兩下,射了。

  繃直後的鬆懈,倦怠。渾身是漂浮,空虛,失去自我感。

  環空洞地看著手機螢幕。畫面中,女人被男人翻過來,像狗一樣跪著繼續挨幹。她往前爬。不要了,求求你饒了我。男人把她拖回來,打她屁股。剛才使他高潮的景象,現在看了想吐。雞雞蔫軟著。他們在做什麼?他剛才做了什麼。強烈的罪惡感隨血液退湧回心臟,胸中充塞憐憫與恐懼。

  不對等的暴力,羞辱,持續的殘忍。

  小時候,父親抓著母親頭髮,將她拖到客廳毆打,母親蜷縮在角落,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拿著酒瓶的父親問,這麼晚回來是去勾引哪個男人?母親哭著說,沒有,不敢了,對不起,原諒我。

  討厭鬼,臭豬,壞蛋。小小的環用拳頭揍父親,扯他衣服,沒用。父親打完母親,冷笑一聲,回房呼呼大睡。母親要環別怕,沒事的。騙人,媽媽的手和腳都瘀青,衣服也破掉了。環邊哭邊幫她擦藥。爸爸為什麼打媽媽?爸爸好壞。母親說:爸爸不是壞人,他只是太喜歡媽媽了。媽媽說的話好奇怪,環聽不懂。母親說:爸爸很可憐,他想要的喜歡太多太多,被餓小鬼拉去當同伴。餓小鬼的胃像一個很大很大的洞,不管吃再多東西,都填不飽肚子。肚子餓很討厭對不對?環點頭。母親又問:環一直吃不飽會怎樣?會生氣。你看,爸爸是不是每天都在生氣。環不解:可是媽媽都有煮飯給爸爸吃啊,他還搶我的布丁。母親泛起憂傷的笑容,說:媽媽以前覺得自己很會做飯,一定餵得飽爸爸,但是餓小鬼的胃太大了,媽媽有點來不及做飯呢,對不起,害你的布丁被爸爸搶走。才不是媽媽的錯,環說,媽媽不要煮飯了,反正爸爸有沒有吃飯都一樣餓。母親說,媽媽要煮飯給環和小理吃啊。只要你們每天吃得飽飽的,過得開開心心的,媽媽就會得到很多力量,不會輸給餓小鬼了。母親摸摸環的頭。環鑽進母親懷裡,有些膽怯地問:媽媽,我也好喜歡妳,我會不會變成餓小鬼?母親摟緊環,說:不會呦,餓小鬼最怕乖小孩了,環這麼乖,又這麼溫柔,餓小鬼拉不走的。環放心了,又問:把餓小鬼趕跑,爸爸就不會欺負媽媽了?母親說:是啊,我們一起加油,幫爸爸趕走餓小鬼好不好?環在母親懷裡使勁地點點頭。

  ※

  握著新譜的手掐緊。

  壯五問:「怎麼了?」環不答。

  「放心,」壯五寬慰,「就算現在彈不好,以環的進度,電影殺青後的演唱會,一定能一起彈這首歌的。」

  環搖頭。「跟吉他沒關係,是歌詞。」

  「歌詞⋯⋯你不喜歡?」

  「這不是朋友歌,也不是打架歌。」環說:「燈影街森林不該出現蛋糕公寓。」

  「你發現啦?」遮不住的笑意浮現在壯五臉上,「你之前說我們和他們很像,我寫著寫著,也覺得挺像的。不過看不出來吧?我有扣緊角色經歷去寫。」

  「我收回那句話。」壯五的表情令環難受,「我當不了雲外鏡,我們一點都不像。」他自顧地說:「只要拋下贖罪的執念,雲外鏡就能成為真正的妖怪。但是他寧願不死不活的在大楓樹上當半妖,終於等到三百年後,用武士身分和楓堂堂正正地戰鬥。我沒有他那麼堅強,我已經被拖過去,變成真正的妖怪了。」

  壯五臉上寫著迷惘。

  「真正的妖怪?」

  「人類填不滿妖怪的空虛。如果雲外鏡變成真正的妖怪,楓絕對,絕對打不贏雲外鏡。我討厭不公平的架。」

  「我不懂你的意思。」

  「意思就是,小壯跟我在一起,以後會遇到很慘很慘的事情。」

  「什麼慘事?」

  被餓小鬼吃掉的翻肚青蛙。

  「我不能說。」環垂下眼,沉默。

  「你不說我怎麼避免慘事發生?」壯五問。

  「小壯不要靠近我就避免了。」

  「理由呢?」

  「反正你跟我在一起一定會後悔的。」

  「等等,你糊裡糊塗說一堆,為什麼會後悔,為什麼不能靠近你,妖怪指的是什麼?我不懂。」壯五莫名至極,「是歌詞寫得不對?是的話我改,但你不講清楚,我無法理──」突然,腦海彷彿閃過念頭,壯五的表情滲入一絲緊張,「這些話是誰告訴你的?」

  這問題難住了環。A片算不算「誰」?A片是人演的,應該算吧?他想了想,說:「一半一半,有些我自己想的。」

  壯五追問:「他是親自來還是派人來?」

  「親自吧⋯⋯」

  「有帶人嗎?」

  環逼自己回憶影片內容,說:「第一次三個人,後來兩個人⋯⋯」

  「竟然來了兩次。」壯五咬牙。「你為什麼不通知我?」

  「⋯⋯」因為不想欺負你啊。環想。

  酒醉那晚壯五沒射,起初環只是記得,後來變成記掛。彷彿儀式半途中斷,他想自己也要被小壯做一次記號,小壯才真正是他的。現在想來,那就是變成餓小鬼的預兆。多出來的喜歡傾瀉成擁抱與親吻,工作室沒人看見,他像發情的猴子般毫無節制的想要小壯。未成年法條救了他們,但環拋下那條繩索,壯五那些百分之百從書上看來的保險套知識也沒能攔住他,他就這樣掉進深淵。

  小壯不知道餓小鬼想吃他。滿十八歲的午夜,小壯爬上他的床,會被雞雞牢牢釘住,逃不了,只能一直被晃,一直哭。他會毫無防備地被他侵犯,佔據,掠奪。親親的喜歡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全然地開展,撤掉了身體的邊界,允許對方深入。小壯相信他,為他撤防,自己卻背叛他,傷害他。

  環不能忘記A片的尾聲,當他的雞雞因想像壯五的痛苦而顫抖著高潮時,他感到自己的悅樂和影片中男優的獰笑,和父親打完母親後心滿意足的冷笑相同。環從未有一刻如此理解自己的父親,也從未有一刻如此厭恨和父親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自己。他很壞,他不溫柔。他是想吃掉小壯的餓小鬼。

  見環不語,壯五低頭沉吟:「一定是用了什麼手段⋯⋯」隨即露出難過的神色:「抱歉,讓你遇到這種恐怖的事⋯⋯環,你聽我說,我知道你現在很沮喪,但別聽他們的。只要我們一起努力,絕對有辦法⋯⋯」

  環感傷地想,沒辦法的,小壯太天真了。

  餓小鬼的慾望是無底洞,一旦掉下去就不停墜落。

  他壓不住汽水瓶蓋,救不了在岩漿中掙扎的壯五天使。為了保護小壯,他必須離他遠遠的,越遠越好。退出這段無法設防的關係。從潮濕濃密的雨中,退回陰乾的天氣,退回乾燥無風的季節,持續靜電,隔閡而沒有傷害的刺痛。只是痛而已,只是無法碰小壯而已。只要退回那裡,他就什麼都不能對小壯做。

  這比讓小壯當砧板上的翻肚青蛙好。

  這比讓小壯被餓小鬼吃掉好。

  「可是他們說得對,我的願望會讓小壯不幸。」環說。

  「幸不幸是由我決定,不是他們。」

  環擠出笑容,「你不要激動,先讓我說完嘛。」

  「小學暑假自由研究,有同學養蠶寶寶,開學播影片給大家看。蠶寶寶吃桑葉很可愛喔。後來牠們吐絲,變成一顆圓圓的繭,再吐出褐色酸液鑽破繭出來,變成蠶蛾。蠶蛾又醜又肥又不會飛,破繭之後,就爬去找另一隻蛾,屁股黏屁股不動了。我問老師,牠們在幹麼?老師說,蠶蛾在交配,交配完產卵,死掉。我那時超不懂,蠶寶寶一輩子拼命吃桑葉,吐絲,做出美麗的繭把自己裹起來變成蛾,卻一下子就要死,這樣不是很沒有意義嗎?

  「但我現在有點懂了。蠶蛾跟楓佳一樣,追求一生一次的幸福。為了那瞬間,就算花上一輩子,就算死掉也無所謂。小壯大概忘了吧,你喝醉那天,把棉被弄髒,我幫你蓋新被子。被窩裡的小壯就像裹在繭裡的蠶寶寶,不,比蠶寶寶可愛一萬倍。我那時在心裡偷偷想,我要當全世界最珍惜小壯的人,保護這個幸福的睡臉。但是不可能了。我沒辦法阻止那些褐褐髒髒的東西,再這樣下去,小壯會被我弄壞的。與其讓繭破掉,我寧願不養蠶寶寶。」環說。

  話裡分別的意思已經明顯。

  壯五怔怔地問:「這是⋯⋯提分手?」

  環迴避他的問題,「你想嘛,刀眾的任期只有兩年,楓佳最後也要回去的,倒不如早點回去,少一點回憶,比較不會想念。」

  「我不答應。」

  「⋯⋯。」

  「是你把我帶到這裡,現在又叫我回去,我不能接受。」

  壯五向前,凝視他。

  環起身,後退一步。離門口只有三步之遙。

  轉身,離開,很快就結束了。

  壯五抓住他的手。

  「⋯⋯放開啦。」

  「把話講清楚。」

  「你真的會後悔的。」

  「嗯,我後悔,但我不放。」

  「小壯⋯⋯」

  環快哭了。

  如果小壯再不放手,他就要緊緊抱住小壯了。

  但是小壯在他懷裡會很慘很慘,這雙手不是保護小壯的手,是欺負小壯的手。「環,你別怕他們,」壯五說。他才不怕。他怕的是自己。他這輩子最害怕的,就是變成老爸那種用暴力強迫別人聽話的禽獸。「你聽我說,我會找時間回去跟他們談,在那之前──」不能聽小壯說,不然他就沒有勇氣走出這扇門了。環拼命地想,該在什麼時間點甩掉小壯的手,該怎麼開門才不會被小壯留住。「這樣好不好。」壯五問,神情近乎哀懇。

  環躊躇著。直到壯五以為他要點頭,眼光透出期待,而他差點想要放棄一切抱緊小壯的時候。

  「對不起⋯⋯」趁壯五愣住的瞬間,環說:「你還是不要再喜歡我了。」

  他甩開壯五,出門。

  隔音門在身後重重關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