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4/29第六章: 4/16 avworld.com

  環在路上收到RC,並未照壯五所說的加快腳步,反而走得更慢。放著還有兩格通行信號的綠燈不過,站在十字街口,川流人群,車聲,談話聲,鳥鳴般的導盲音,紅燈亮起,他只盼晚到一刻是一刻。

  工作室還是到了。

  他掏出鑰匙,插入鎖孔,轉動。

  「環,你來了。」壯五殷勤招呼。環憂鬱地想,等下就看不到這麼開心的小壯了。因為他是來報告壞消息的。不管多天大的好消息,都會被他的壞消息蓋過去,小壯說不定會哭,他哭就完蛋了,自己一定會反悔,所以一講完要立刻走掉。

  他一邊在心裡發誓,一邊脫了鞋,被拉到沙發。

  壯五神祕兮兮遞來一份吉他譜。

  新譜?之前的沒教完,再說今天不上課呀?他瞥了一眼標題,Kareidoscope。萬花筒?空咎?電影主題曲?環一下子忘了自己是來報憂的,興奮地問:「寫完了?」壯五點點頭,「下午剛完成的。」

  是嗎?太好了。壯五為這首歌付出多少心血,環最是清楚。如今曲子寫就,他比誰都高興,一串讚美把搭檔誇上了天。壯五半帶羞赧地催促:「你讀歌詞。」

  環從頭一行行讀起。

     染上臉頰的緋紅色 與思念等深
     我曾對鏡探問 那無數次出現於夢中的事物
     指尖抓住的緣分之線
     解了又結 層層纏繞

     若現在由我宣告初始的話
     絕對 絕對 在晚紅的天空下發誓
     魅惑而美麗的萬花筒
     宛如將兩人間如惡作劇般的邂逅
     看透一般

     輕輕晃盪的世界 遠方所見蒸騰的幻影
     就算僅此一次的幸福 也能永遠感受到似地
     沈居於心底的魅惑之聲
     傾聽到 感受到 劇烈迸發

     若現在能聽到你宣告初始的話
     絕對 絕對 能將破曉前的謊言一揭而為
     千變萬化 美麗紛舞的萬花筒
     宛如訴說著兩人偶然的邂逅
     其實命中註定

     請窺看吧 這就是真實
     請窺看吧 這雙手中
     倏然盛放 倏然零落的剎那之夢
     如今願望一定
     會指引兩人吧

     若現在由我宣告初始的話
     絕對 絕對 在晚紅的天空下發誓
     魅惑而美麗的萬花筒
     宛若將兩人間如惡作劇般的邂逅
     看透一般

     心之 萬花筒
     窺視著 萬花筒

  讀完,環知道,壯五這是把兩人的事情寫進去了。

  萬花筒,鏡子,楓葉染紅的天空下,本不該遭遇的邂逅。外人看來只覺得是雲外鏡和楓橫跨三百年的註定,在環眼中,字字句句是他和壯五。kareidoscope是他們的歌。環的目光柔軟,停在橋段歌詞,就算僅此一次的幸福,也寧願飛蛾撲火。放著前程性命不要,跑來燈影街找陌生妖怪打架的橘楓佳真是瘋子。環想起酒醉時不顧一切騎上來的壯五。論瘋,小壯可不輸楓佳。

  那晚真把他嚇得不輕。睡夢中,環跑在國王布丁賽道,突然一陣天搖地晃,有東西重重壓住他腰,以為遭地震,一睜眼,壯五天使落在身上,睡衣脫得剩袖子掛在腕間,上身赤裸。寶寶電燈微光中,隱約可見白皙肌膚泛著醉紅,乳頭受冷空氣刺激挺立。環楞看著半裸跨坐的壯五,驚恐地喊:「你你你脫衣服幹麼?」

  「上床啊。」

  「蛤?」

  環還沒叫完,被壯五從地鋪連拖帶拉拽上床,摁倒,重新騎上。醉眼迷離地盯著他,突然撅起嘴:「不公平,只有小壯脫,小環也要脫。」

  「蛤?」

  壯五歪著頭,似乎覺得他吃驚的樣子有趣:「啊,我懂了。小環羞羞臉,不敢脫,小壯幫你脫。」說著動手掀他T恤,環死命按住衣襬,「蛤?」

  他覺得自己好像那種黃色橡膠雞玩偶,被小壯一壓,只會張大嘴巴蛤蛤叫。

  同時受壯五壓迫而起反應還有雞雞。

  白跑步了。腦中閃過這個念頭當下 ,壯五屁股往他胯間顛了顛,嘻嘻一笑:「硬了。」這下跳進太平洋也洗不清了。「不不不是,因為你你你一直磨到,你你你下去。」環扭動著想掙脫,內心亂成一鍋滾沸的水。此時,一道醉得軟軟的嗓音透進耳裡。「好高興。」壯五說。語氣有如願的欣然,像一直壓抑的憂傷綻放開來,淌下蜜,滴進他心中,沸水瞬間靜了,糖蜜在水裡一絲絲地紊亂,騷動著。

  燈光昏暗,看不清壯五表情,不知為何,他覺得撞手遊戲時,自己若低頭往懷裡看,看到的就會是這樣的小壯。很想要他的小壯。很喜歡他的小壯。

  「小環喜歡小壯。」壯五喃喃說著,彷彿得出一個想了很久的結論,內心十分輕鬆快活似地,語調明亮:「小壯也是,最喜歡小環了。」吻隨話音落下。帶酒味的嘴唇貼著環。濕濕,熱熱,軟軟的,小壯的嘴唇。

  環終於知道世界在旋轉的感覺。

  好像整座交響樂團在體內嚝地一響,呼吸停滯,心臟騰空,失重,撲通撲通撲通撲通狂跳,空白而盈滿的知覺,所有與小壯有關的記憶凝在雙唇相接的一點,又彷彿不存在,世界只剩下他緊貼的雙唇,還有滿滿的喜歡。

  他的雞雞沒有搞錯對象,是小壯。長久以來顛倒的夢境,失控的粉紅汽水,在廁所想刪除的慾望,操場上一圈又一圈的高熱與汗水,都是為了這個人。喜歡小壯,想要小壯。小壯迷迷濛濛的眼神,軟綿綿的聲音,騎在他身上溫熱的重量,全部都是他的,他只要這個人,更深的地方也要。抱抱不夠,蛋糕公寓的喜歡是親親的喜歡。於是他吻他。

  說吻也不像,小壯的唇緊緊貼著,他只能輕輕回抿。但小壯哭了。

  「小環親我⋯⋯」壯五退開,像受驚嚇,又像迷惘,捂著唇,眼淚大滴大滴地掉在環胸口,環伸手撩去他臉上的淚,「哭什麼,不是你先親的嗎?」

  壯五哭得更慘了。

  帶淚的吻覆上來,把兩人的臉頰染濕,染燙。

  原來初吻是眼淚與啤酒的味道。

  開始是蜻蜓點水般的吻,逗留,變成輕啄,舔咬,壯五的唇在他唇上輾,他感到壯五想要他,張開嘴唇,壯五的舌頭伸進來,第一下撞到牙齒,好痛,醉鬼不怕痛,捧著他的臉,側頭加深了吻。舌頭碰舌頭的感覺好妙,舌尖酥酥癢癢的,好像觸電,像快融化,昏昏的,飄飄的,怎麼也吻不夠。

  脫光光的小壯體溫好高。環摟住他光裸的背,一路摸到腰,好滑,好好摸,他想再多摸一點。壯五越喘越大聲,倒在他身上,身體緊緊纏貼,手伸進他內褲裡揉,環根本忍不住,一下子就射了。

  「噴出來了,好多。」壯五掏出滿手精液,想舔,環阻止,壯五不依,「人家想吃。」撒嬌聽起來好色。環差點又硬,「很髒,不要。」壯五開始抽抽搭搭地哭,「不管,那是小壯的,小壯要吃。」環不讓他吃,壯五就抹,張開手掌,蓋手印般把精液塗在肚子,說:「做記號,小環是小壯的。」醉鬼哄不了,只好用親的。環吻上去,封住他的任性。壯五像孩子般破啼為笑,蹭著他的鼻尖,說:「親親。」環也像剛學說話的孩童般重複他的話,「親親。」

  環和壯五交換一個吻。

  壯五趴在他胸口,問:「以後每天都會親親?」

  「每天都親。」

  「早安要親親。」

  「嗯。」

  「午安也要親親。」

  「嗯。」

  環一下一下摸著壯五的頭,吻他頭髮。壯五的聲音漸漸迷糊了。

  「晚安也⋯⋯」話到一半,變成均勻的鼻息。

  「嗯,晚安。」

  環很輕地把他放躺。小壯的睡衣跟棉被都弄髒了,他替他換下,蓋上自己的過夜棉被,溫柔鋪平,掖實,像一個美麗的繭,裹著睡著的小壯,一切都很好很好。

  環握著新譜出神。

  壯五問:「寫得怎樣?」「很好。」他說。

  不能再好了。和壯五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像收到一百個國王布丁,一小時能吃上四、五個,每分每秒都是甜的。

  壯五問:「要不要一起彈?我改過譜,裡頭的和弦大多是你學過的。」

  但是。但是。

  環滿心淒楚。小壯把譜改得再簡單,他都不能跟他一起彈了。

  誰叫他不聽小壯的話。

  小壯說未成年不能做,他還硬要做。

  早知事情會變成這樣,他絕對拚死忍耐。問題就是忍不住。看過小壯在他懷裡像貓咪般叫,誰還忍得住?而且真的很莫名其妙嘛。十八歲跟十七歲差在哪裡?班上整天吹噓自己跟多少女生上過床的同學,也沒人被警察抓走呀?更讓人生氣的是在工作室,壯五那副你不懂就乖乖聽話的態度。他哪裡不懂,保險套就是電視廣告上說「0.01mm,最舒服的社交安全距離」的那個,健教講座有教,他還跟同學拿示範剩下的保險套灌水球。

  敗北感堵在胸口,環不服輸地想,說我不懂,我偏要搞懂給你看。

  這事沒法問織織和悠悠,大和哥小萬千千也不行。他把希望放在班上那些特別擅長談戀愛的同學身上。下課、午休,支著耳朵偷聽他們聊天,琢磨著如何擠進圈子問上兩句。放學收書包,總算等到了時機。

  教室後方,染著一頭金髮,綽號叫刺蝟的男同學,問另一個穿耳洞,被暱稱為修仔的男生,「今天不去找你女朋友?」修仔臭著臉回答:「吵架了。」

  「剛交往就吵架?」

  「她不跟我做。」

  刺蝟嗤笑一聲:「早洩?」被建仔回敬一個中指:「靠,你才陽痿。」隨後悶悶地說:「她說我們未成年,不能做。」刺蝟瞪大眼睛,咋舌道,「你是跟聖母瑪麗亞交往喔?」修仔聳肩,「她就資優生乖乖牌,她爸媽好像都是法官還檢察官。」「哇,千金小姐。」刺蝟縮了縮脖子,問:「所以你要等?」

  「廢話。她跟之前的女生不一樣,我真的很愛她。」修仔說。

  聽了他的話,環想哭。原來世界上被未成年折磨的不只自己,心中說不出的親切,青少年的苦只有青少年懂。他更專心聽。只聽得刺蝟問,「不能做,那你怎麼辦?」

  「回家看片尻啊。」修仔答。

  彷彿受到天啟,黑夜中出現燈塔指引明路。之前想刪掉裸體時,悠悠不也提到了A片?A片果然是治療雞雞毛病的萬靈丹。環心中再無疑惑。見刺蝟一臉猥瑣地推修仔肩膀:「笑死,片子夠不夠,需要支援嗎?」他一個箭步衝上去,說:「需要。A片要去哪看,快告訴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