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4/29第五章: 5/4 啤酒派對

  方才交疊的兩人此刻僵著身子,大氣不敢喘上一口。「我們在討論⋯⋯外景帳篷太小的睡覺對策,呃,提前演練。」壯五說。

  「嗯──」三月打量著他們,一會兒笑道:「也對,MEZZO”分在同一頂帳篷嘛。」突然想起什麼似地,一拍腦袋,「差點忘了,我是來催交保險資料的。環,外景的意外險,監護人簽好名了嗎?」「簽好了,在房間。」環說。三月隨環去拿資料,房間安靜,攢著的冷汗這才涔涔地澆了壯五一身。

  監護人三字喚回他的理智,被喜歡漫漶的該與不該的分際倏忽清晰。壯五終於想起這裡是IDOLiSH7同住的員工宿舍,而他的交往對象是一名未成年高中生。環回房,他沒了調情的心思,指著床緣,「你坐好,我有話跟你說。」

  「⋯⋯?」環一頭霧水地坐下。

  「我想,在你成年之前,交往的事先保留好了。」

  環一聽暴跳起來,「什麼意思?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壯五解釋:「不是不在一起,是等到你滿十八歲再正式交往。」

  「為什麼?」

  「你看見了吧,三月起疑心了。」

  「那又怎樣,直接告訴大家就好啊。」

  「萬一有人反對呢?」

  「怎麼可能。」

  「不只團員或經紀人,還有粉絲或媒體那些,社會大眾的反應,和我父親⋯⋯」提到家族,空氣一陣沉默。環不滿道:「交往跟他們又沒關係⋯⋯」

  「逢坂家不可能同意這段關係,必定會設法干預,甚至連累團員或經紀公司。交往並不是兩個人的事,未來有很多問題要解決──我們會一起面對,我懂,我並不打算退讓,」壯五安撫環,「但是,等你成年以後,至少沒有淫行罪的疑慮⋯⋯」

  「淫行?」

  「與未成年人從事性行為是犯罪,和環上床我會被判刑。」

  「這什麼莫名其妙的法律?」

  「東京都青少年保護條例第二十三條。」前頂大法律系高材生流暢地背出法條,「鑑於青少年身心發展尚未成熟,缺乏判斷能力與自制力,可能受人誘惑或強迫,輕率從事性行為,進而對人際關係與未來造成傷害。」

  「我是自己喜歡上小壯的,才沒被強迫。」

  「但是社會大眾不這麼想,記者更不會放過未成年性行為這種聳動的醜聞題材,所以在環的自由意志被法律承認前,我們先忍耐好嗎?」

  「⋯⋯好吧。」環妥協了一半,「但我不要保留,可不可以低調就好。」

  壯五想,如今再要他像朋友般和環相處,自己恐怕也辦不到了,於是問:「多低調?」環說:「分開睡之類的。和之前一樣,我睡地上。」

  「這哪叫低調。」壯五哭笑不得。

  「分開睡就不用擔心有人敲門了。」環堅持。

  似乎有點道理。

  「⋯⋯你忍得住不摸上床?」壯五問。

  「忍得住。」環說。

  「萬一我摸下床,你忍得住不親親抱抱?」壯五又問。

  「忍得住。」環賭咒似地說。

  半晌,壯五輕聲說:「我忍不住。」

  「小壯⋯⋯」

  空氣甜甜的,兩人瞧著對方不講話。

  「所以,你回房間睡,好嗎。」壯五說。環終於點了頭,「⋯⋯我知道了。」接著問,「親親呢?」

  「宿舍不行,外面不行,有人在就不行。」壯五答。

  「那不就哪都不行?」環叫道。

  「⋯⋯沒人的地方,鎖上門可以。」壯五說。對環,他總是寬容得像是失守。

  然而低調沒用。

  被壓抑住的喜歡和慾念,到了沒人的地方,像洪水湧進狹窄河道,益發湍急洶湧。晚上環一進工作室,基本談不上工作和上課,見了壯五就摟,摟著摸著硬了,往他身上頂,要多動物有多動物,壯五想裝傻都難。說好的低調呢。工作室沒人,門鎖著。環吻他後頸,濕濕軟軟的吻,他感受到環的慾望,想到未成年三個字,一次次推卻了。

  洪水朝他奔流而來。

  那晚,直到下課環都很安分。收拾好準備離開時,他突問:「今晚睡這好不好?」

  「為什麼。」壯五問。

  「在這裡小壯才是我的。」環說。

  無以名狀的情緒充塞胸口。

  他知道環一直在忍。心軟軟的,脹脹的,酸酸的。想讓他為所欲為。

  環把壯五往沙發帶,他沒有抵抗。兩人躺倒。環解他釦子,壯五按住,說:「未成年不能⋯⋯」環咬他鎖骨,說:「你去叫警察啊。」帶咬的吻漸漸來到脖際,唇邊,抵擋變成迎合,未成年法條越來越模糊,快要看不見了。壯五曲起腳,讓環的身體嵌進兩腿之間,一動,擺在沙發扶手上的布丁二號掉下來,一抹金色皇冠在壯五的餘光中歪斜,滴哩啦滴哩啦金金金──肖似國王布丁的衛教吉祥物金金君跳進螢幕,今天要講解的是灌腸呦!倏然,記憶勾動,無數畫面翻飛,他想起自己在飯店拆下蓮蓬頭,用軟管灌洗後庭,想起散在帶漿洗氣味的白床單上,他花了三天慢慢適應的肛塞形狀,顏色,以及始終難忍的異物感,想起第一次前列腺高潮時,胸中那份混雜著喜悅與壯烈的決心,不讓環有任何反悔餘地,無懈可擊的初夜。

  不能是現在。

  壯五心目中理想的初夜場所,是看得見白沙灘或煙火秀的度假飯店,透明玻璃牆的浴室,灑滿花瓣的雙人浴缸,柔軟的睡袍,加大雙人床,紅酒和國王布丁。絕不是尺寸狹窄,體位受限,平常會有客人來坐的工作室沙發。

  完美主義作祟,頓時壓過心中慾念,「停,住手。」壯五伸手一格,把環整張臉與將落的吻撥得偏了。這一下掃了興致,環有些著惱:「都說沒人知道了。」壯五態度堅決:「不是這個問題。」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明明很想要。」環埋怨地捏了一下他肚子,壯五險險叫出來,臉上有些掛不住了,連忙咳嗽一聲,問:「你知道接下來要怎麼做嗎?」環楞了楞,「做⋯⋯當然知道。」

  壯五問:「怎麼做?」

  「就、摸一摸,親一親,然後,弄、弄出來啊。」

  「你錯了。」他莫測高深地說。

  「你又知道?你做過?」

  「怎麼可能。但我調查過,沒有道具做不了。」環被壯五的權威語氣唬住了,半信半疑地問:「什麼道具?」

  「保險套跟潤滑劑,你有嗎?」壯五說。

  「我,」環楞了楞,氣餒地說:「⋯⋯沒有。」他像朝會被突襲檢查手帕衛生紙的小學生般抗議:「這麼臨時怎麼可能有!」壯五板著一副專家面孔,說:「既然沒有,後面就沒什麼好談的了。」環不服氣,「不然現在去買。」壯五搖搖頭,說:「你敢把保險套跟潤滑劑拿去櫃台結帳嗎?」

  「有、有什麼好不敢的?」

  「店員表面上若無其事地刷條碼,心裡卻想著,啊,這人等下要做愛,是這種羞恥地獄喔?」

  「唔⋯⋯」環的氣勢登時弱了。

  「再說,如果店員認出你是四葉環,又或者排你後面結帳的人是記者,這不單是保險套尺寸被公布在網路上的問題,說不定隔天警察跟狗仔就來按門鈴囉?」環咬咬牙,仍不放棄,「那小壯去買。」壯五一口回絕,「我可不幫你犯法。」

  「你,」環氣結,「你好煩!」他衝著壯五叫道。「搞得好像只有我想做,哪是,不公平!」連日懸崖勒馬所積累的情慾,化為瑣碎綿長的埋怨,「又不是我自己要未成年的。我也不想害小壯被抓去關呀。沒人看到為什麼不可以,大家又不會怎樣,十七歲跟十八歲才差一歲而已,奇怪,爛法律,莫名其妙。」最後雙膝一抱,背對著壯五賭氣。「都你啦。我不理你了。」

  壯五見環被他逼得滿腹委屈,心下也是歉疚。有意討好,蹲下瞅著他,說:「真的不理我?」環把身子轉向左邊。壯五跟著轉,問:「還是不理我?」環轉向右邊,仍舊不睬他。這下壯五沒輒了。怎麼讓環開心?他想到撒嬌,但不是那塊料,覺得彆扭,努力回想環平時的樣子,做出無辜的眼神,「理我嘛。」說完渾身雞皮疙瘩。更慘的是,環沒反應。

  「沒效?」壯五深受打擊。「不要學陸陸,不像,你又不可愛。」環說。不是陸,是你。「我不可愛嗎?」他不知該從哪邊失落起。「不可愛。」環答得斬釘截鐵。「⋯⋯我明白了。」他像牆角香菇,渾身散發陰鬱之氣。此時,環繃著的臉泛起笑:「騙你的,可愛。」壯五大惑,「到底可愛還不可愛?」明明是來哄人的,怎麼覺得自己才是被哄得團團轉的人?

  「可愛啦。」環說,「我知道小壯最喜歡守規矩。」他用一種理解又沒辦法的口吻,豁達地表示:「反正才一年,等到生日那天就行了對吧,我會忍耐。」壯五受到感動,握緊他的手,熱切地說:「我和你約好,明年生日一過午夜,環要是沒脫光跟我在床上做愛,我就去夜襲,壓倒你,逼你做。」環作勢避退,笑道:「恐怖死了,別用答應遺言的語氣約定啦。」末了,低低補了一句,「不准拿電鑽破門,會鎖不起來,被看光光。」

  「那就要看環的表現了。」

  「你等著吧。」

  回宿舍的計程車後座上,環一路偷牽壯五的手。壯五則一路想,得抽空整理教材,首先是金金君的影片,還有那本性愛聖經,把重點做成簡報好了,背景把金金君跟國王布丁放在一起環會高興嗎?

  必須低調的戀情在戀人的小心思裡順遂著。撇除暫時不能做的那檔事,壯五和環好得不能再好。日子燦爛,放進萬花筒,轉成情歌。電影主題曲完成了。工作桌前,壯五端詳剛填完的副歌:

  若現在由我宣告初始的話
  絕對,絕對,在晚紅的天空下發誓
  魅惑美麗的萬花筒
  宛如將兩人惡作劇般的邂逅,看透一般

  他們之間全從這首寫不出來的歌開始。

  工作室這張黑褐色沙發是蛋糕公寓的藍圖,上頭曾逾越、親暱過的一切,鋪展開來,像一條櫻花道路,讓當年在春日街頭如惡作劇般邂逅的環與自己,讓地下室裡聽歌的人與寫歌的人走向彼此,成為世界上最相知相熟的兩個人。

  他等不及要讓環聽這首歌。

  壯五打開手機,飛快地傳了一則RC給環:早點來,有好消息告訴你。

2 thoughts on “【環壯】4/29第五章: 5/4 啤酒派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