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02 2 月, 2023

【一織陸】香蕉枇杷物種進化論

banana and eggplant on violet surface

※17親友的生日賀文(文章原出處:噗浪

  撕捏套取丟撕捏套取丟撕捏套取丟。一織在腦內不斷重播衛教宣導影片中的戴套口訣。可以的,已經練習過很多遍,萬無一失。保險套就在床頭,輕輕放倒七瀨,吻他到兩眼迷離,從容不迫地撐起手臂溫柔俯視他,順勢拿起枕頭上方的保險套帥氣起身戴好,對,就是這樣⋯⋯⋯個頭。

  七瀨為什麼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好熱,不要舔了,你是狗嗎,一直蹭過來,好了啦你這發情笨蛋。一織的心被可愛得快融化,他一把抱住陸,用力回吻。兩人胡亂地抵在床尾擁吻愛撫,情潮洶湧,一織感受到來自小頭的啟示,時候到了,該出發了。保險套在哪?一織騰出右手摸索著床緣,心中複誦撕捏套取丟五字訣。

  不對。腦中電光一閃。他抬眼看向床頭,枕頭右後方微微露出一抹鮮紅色,他精挑細選過的,紅色外袋上頭印著001字樣,無論評價或外觀看起來都是最適合今晚的保險套。但是太遠了,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當你想在床尾辦事但套子在床頭你拿不到。

  和泉一織很熟悉這種情況,他從容面對,只多花了二十分鐘擺平七瀨陸,讓計畫回到最初的軌道。現在一切都完美了,陸脫光光躺在床上,兩腳開開雙眼迷離等著他幹。太情色了。一織感到呼吸困難,拿著保險套的指尖竟微微顫抖。撕捏套取丟撕捏套取丟,他回想著五字訣,試圖平靜。「快點⋯⋯」七瀨陸軟軟的一聲催促讓他右手一抖,保險套掉了。他慌忙撿起,用力一撕,保險套包裝從中間應聲而裂。錯了,影片上說要從旁邊撕。一織急忙檢查那個淺白色圈圈,幸好沒撕壞,要是害七瀨鬧肚子他一定會自責到陽痿一個月。

  ⋯⋯糟糕,好像真的軟掉一點點。他好不容易重整心情,捏著突起的前端,準備戴上保險套,卻發現緊張之下,他的小兄弟稍微退駕了。不,和泉一織,現在不是休息的時候,振作起來啊。他想趁硬把保險套固定在小頭上,卻不知是手抖還是潤滑劑的關係,連續滑掉三次,兄弟越滑越軟越小,成功戴上保險套的希望隨著時間與緊張逐漸渺茫。最後一織絕望了,保險套是設計給香蕉用的,不是枇杷。

  「一織⋯⋯?」又是那個軟軟的嗓音,他最喜歡的,也是現在最不想面對的聲音。

  陸問他怎麼了,一織低頭沒有回應。陸順著一織視線往下看,像是明白了什麼,伸手握住一織下體,「怎麼啦,打起精神來。」

  「你不用刻意安慰我。」

  「我沒有安慰你啊,我只是想要你。」話到最後帶著低啞的情慾,一個人的聲音為什麼可以同時具備可愛跟色情,挫折感與性衝動在體內翻騰,七瀨陸起身跪在他兩腿間,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他頓時感到香蕉樹又要茁壯。

  「幫你戴。」

  「不需要。」

  「那一起戴。」舔著,吞吐著,香蕉成熟了。

  「⋯⋯好。」和泉一織沒有理由說不。陸用舌頭慢慢把保險套推下去,最後靠近根部處由一織自己戴好。

  撕捏套取丟,演練了半天的五字訣只用上最後兩個。一織認了,誰叫他初夜的對象是七瀨陸呢。

, ,

寫點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