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娜娜小學《暑假作業》番外篇──逢坂壯五

  壯五也是早就寫完暑假作業的人。因此今天的暑假作業集訓營,他並沒有全程參加。上完鋼琴課,用過午餐後,他才提著伴手禮按響了和泉家的門鈴。

  午飯後,只剩環跟NAGI的作業沒寫完。環被一織挑出大量錯字跟計算錯誤,嘟嚷著一織織是惡魔,用橡皮擦把辛苦寫成的作業擦回半堆白紙。陸在旁邊唱著國王布丁之歌幫他打氣,但世間總有連國王布丁也無言以對的時刻,譬如現擺在環眼前,被格式化為原廠設定的那疊空白作業。

  門鈴響了,三月起身,環搶先一步丟下作業,跑到門口說:「我去開!」

  煩死了,開門都比寫作業有趣。環打開門,一個燙金的深紫色紙袋筆直遞到他眼前。

  「您好,這次又要叨擾府上了。這是九州百年老鋪的金箔蜂蜜蛋糕,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希望還合您的口味。」壯五身穿白襯衫與短西裝褲,半統襪底下的皮鞋擦得鋥亮,雙手高高舉起紙袋,朝門口90度鞠躬。

  環接過紙袋,戳了戳壯五頭上的兩撮呆毛說:「又搞得這麼誇張。是我啦。」

  「環?」壯五詫異地抬起頭。

  「不過有進步,」環打開紙袋瞄了一眼:「至少不是桐木盒裝的高級哈密瓜。」壯五脫下鞋子,轉向擺正,和環一起走進客廳。「嚇死人了,去朋友家帶一顆四萬塊的哈密瓜當伴手禮,誰敢收啊。」

  壯五正想分辯,就看見大和斜倚在沙發上向他招手:「阿壯,你來了。這次是帶桐木盒裝的高級草莓嗎?」

  「白痴,夏天哪來的草莓。」三月白了大和一眼,把蜂蜜蛋糕拿進廚房,一邊對壯五說:「老是帶這麼貴重的禮物來,下次真的不用了啦。」

  「不不,一定要。每次都受你家照顧了。」壯五慌忙搖了搖手。

  「小壯,你不要一來就把這裡搞得像相親會場。」

  「環,你怎麼知道相親會場長怎樣?」

  「什麼是相親會場?」

  「電視上看到的,很多人穿很好看一直講敬語的地方。跟小壯一樣。」

  「阿環,我覺得你好像誤解了什麼。」

  眾人閒扯讓壯五有些不好意思,一織適時幫他解了危:「逢坂,下次只要帶一千元以內的禮物來就好,超過我們反而會困擾的。」

  「哦哦,一織幹得好!」三月從廚房探出頭來比了個大拇指。

  壯五點點頭:「我明白了,送禮學問大,是我能力不足,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好了啦,」環聽到壯五道歉耳朵就發癢,他把壯五推到矮桌前坐下:「一直抱歉,你是要開道歉公司喔。」

  「正確的禮節是很重要的。」

  「正確的答案比較重要啦。」環指著數學練習卷上那題怎麼算都錯的除法:「這題答案多少?」

  「暑假作業應該自己寫吧?」壯五不以為然地看著環。

  「拜託啦。我算不出來,一織織又不肯教我。」

  「是你教不會,不是我不教好嗎?」廚房傳來一織的怒吼。

  壯五板著臉,堅持只給魚竿不給魚的理念:「不行。」

  「那告訴我這題國語造句怎麼造。」數學要自己算,造句總可以提示一下吧?

  「都不行,作業要自己寫。」

  「你對三月這麼客氣,對我就這麼兇。」環抱怨:「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什麼都不行。」

  「……啊,抱歉。」壯五心中奉為圭臬的人際禮儀,只要碰到環就會忘得一乾二淨。

  「哼,沒誠意。」環不吃這種敷衍的道歉,「要道歉至少先拿十個國王布丁來再說。」

  「不行,一天最多三個。」

  「又不行,」環生氣了,「很好,我不理你了,再見。」

  環用鉛筆猛戳數學考卷,臭小壯,誰稀罕你教。對其他人都笑咪咪的,就只有對我這麼兇。算不出來就算不出來,大不了被老師罵,又不是沒被罵過。

  壯五見狀,趕忙上前安撫他的情緒:「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講話的,你不會哪題,我教你?」

  「太遲了,浮水難收。」環背對壯五趴在桌上,打算來個堅決抵抗,小壯不悔改前他絕不回頭。

  「你是想說『覆水難收』嗎?」

  「囉唆啦!」環回頭瞪了一眼壯五,堅決抵抗不到三秒就宣告破功。

  壯五一臉傷腦筋地看著環,苦苦思考該如何處理眼前這顆被自己捅出來的馬蜂窩。 告訴環數學答案或造句怎麼造他就會開心了嗎?但是這樣並不是對他好,反而是在害他啊?跟環道歉他又不接受,現在立刻買十個國王布丁給他又好像是在賄賂。壯五一籌莫展,環也氣呼呼地瞪著他。一時間兩人陷入僵局,不知道該如何給自己或給對方台階下,讓這些情緒和平收場。

  僵持間,陸端著切好的蜂蜜蛋糕過來,見兩人氣氛詭異,不禁訝道:「你們吵架了嗎?」

  「沒有。」環的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像沒吵架的樣子。壯五也語帶迴避:「沒什麼,只是在教環寫作業而已。」

  「才怪,你根本不想教我!」

  「我沒有不想教,是你突然生氣。」

  「你怎麼不先想想我為什麼會生氣?」

  「我道歉了不是嗎?」

  「動不動就愛道歉,你的道歉一點可信度都沒有。」

  陸見到桌上攤著的國語數學作業,又聽著兩人吵架內容,心裡有了底。放下蛋糕對環說:「不要生氣嘛,小壯帶來的蜂蜜蛋糕很好吃,吃了心情變好就會寫了。」

  「我才不吃他帶來的東西。」

  「可是小壯很辛苦帶來的耶。他在百貨公司挑了好久,心想環今天會來,他那麼愛吃甜點,一定要買一樣最好吃的甜點給環吃才行。」

  「騙人,他才不在乎我喜歡吃什麼。」

  「真的啦,」陸朝壯五使了個眼色,「不信你問壯五。」

  壯五會意過來,連忙道:「真的,因為環每次都吃布丁,我怕你吃膩,特地挑了別種點心。福岡蜂蜜蛋糕的特色是底部會舖一層粗砂糖,嚴選頂級和三盆糖製成的香甜外皮與中間溼潤綿密的蜂蜜蛋糕,組成和諧的甜味雙重奏,粗砂糖又為蛋糕增添了口感,展現出多重層次的絕妙風味。我聽了介紹,發現他們家蛋糕這麼好吃,立刻就想一定要讓環也吃到才行,所以就買了。」

  壯五活像個蜂蜜蛋糕業務,把在電視上看到的美食節目介紹詞一股腦搬出來,總之第一步先強調蛋糕很好吃讓環上鉤。他不知道自己是在跟朋友和好還是在哄小孩,可能兩者都是吧。人際關係如此錯綜複雜,同時是朋友又是,呃,托育關係,應該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環聽見粗砂糖時,口水就不爭氣地冒出來了,介紹到甜味雙重奏,他心裡已經原諒壯五一半。最後聽壯五說是為了讓自己吃到才買的,他就忘懷除法與造句的傷痛,眼神亮了起來,問壯五:「真的?為我買的?」

  「真的!」壯五拚命點頭。環一臉高興卻又假裝生氣,故作為難地說:「好吧,看在蜂蜜蛋糕的份上我勉強原諒你。你可以教我數學跟國語了。」

  「真的嗎?」壯五完全忘記兩人吵架的原因,聽到環願意讓他教,立刻高興地坐到他身旁:「你哪一題不會?」

  「這題、這題還有這邊全部。」

  「這題你先想,七塊蛋糕給八個人,是不是不夠分?」

  「對。」

  環總算願意乖乖上壯五老師的數學課了。陸在旁邊偷偷笑著,心想哪天我也來幫壯五開一堂環講座好了。不用講道理,不用道歉,只要給小狗狗幾塊零食,揉揉他的頭,狗狗就會開心得搖著尾巴繞圈圈啦,比那個難搞貓咪一織簡單五百倍。陸往一織的方向看了一眼,又迅速別開視線。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環老師你快點下課,我需要你的一織講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