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成癮(R15)

※本文為2019噗浪環壯同好三人交換文作品
收到的指定故事大綱為:「四葉環非常明白成癮的感覺,就像是堅持只吃國王布丁。當發現自己或許非小壯不可的時候,這樣的感受更加深刻了。」

  有些東西不是小壯的就不行,例如膝蓋窩的細嫩觸感。

  「環。」

  「幹麼?」

  壯五放下雜誌,看著坐在腳邊的環。他用單手玩轉珠遊戲,另一隻空著的手勾著壯五小腿,手指來回撫摸膝蓋後方那塊柔軟的凹陷處。他已經這樣摸了快一小時,彷彿一種新癖好。這陣子環總愛待在壯五腳邊,手指在他膝窩定居,接著胡鬧。

  「有點癢。」

  「很好摸嘛。」環揉著那地方,用指背不斷摩挲。「小壯是膝蓋窩的第一名。」

  「跟誰比?」

  「i7,啊,還有龍哥跟百百。」

  「龍、龍——,百前輩……」聽到後者名字,壯五訝得話都打結,「怎、怎麼比的?」

  「叫他們褲子拉起來讓我摸。」

  「怎麼可以對前輩做出這種失禮的舉動!」

  「又來了。」

  「說過多少遍對前輩要懷有尊敬心,因為有他們幫助,我們今天才能有——」

  「好了好了好了好了,STOP!」

  環起身坐上沙發,把人攬進懷裡親了一口,堵住後半段的說教。「我有先問龍哥,他說可以我才摸的。」他近距離看著壯五,沒多久壯五便棄守:「下次不可以——」「下次不敢了。」某天環發現吻比辯解更有效,此後關於壯五的年功序列情結,大多是這麼解決的。而「下次不敢了」成為一句甜蜜的謊言,確保了下一次、再下一次的親吻與和好。

  環把壯五的腳搬到自己大腿上,繼續玩弄他的膝窩。壯五好奇道:「你怎麼突然對這種地方產生興趣?」環支吾了幾句,躲不過壯五逼問,便說:「把腳抬起來的時候會碰到,有一次突然覺得濕濕熱熱軟軟的觸感很不錯,就……」

  「腳抬起來?」

  「就那個的時候啊。」

  「那個?」

  「少來。」

  「我是真的不懂。」

  「啊——就這樣嘛!」環把壯五打橫壓倒在沙發上,握住膝蓋後側將他的雙腳舉成一個羞恥的姿勢。兩人透過腿縫對視,環的拇指滑過壯五膝窩:「這裡,摸起來很舒服。」

  「環。」

  「幹麼。」

  「你好變態。」

  「我才不是變態!」

  壯五踢蹬躲避環的搔腳底攻擊,笑得喘不過氣。消停下來後他起身問:「你一個一個去摸嗎?」

  「不然咧。」

  「你好怪。」

  「i7的排名是小壯>>>一織≥陸=Nagi>三月>>和哥。和哥粗粗的,三月普通。Nagi的很細,可是不夠軟。陸跟一織差不多,但一織比較嫩。」

  環的語氣像是在評比四十七都道府縣的地方限定國王布丁。

  「龍前輩跟百前輩呢?」

  「太硬,排名外。」

  「你……」

  「要摸到和哥的膝蓋窩還滿難的。」環模仿大和語調:「『能摸哥膝蓋窩的只有美豔小護士跟未婚妻吶』。三月問我沒事摸這幹麼,我又不能老實說『想跟小壯的比比看』。」

  「環。」壯五安靜微笑。

  「沒有說啦!」環急忙否認。

  「我說一時無聊。最後用十張捶肩膀券跟啤酒快遞券換到三秒,和哥還故意數很快,太詐了。其他人很簡單,Nagi超大方的,他說他全身上下沒有不嫩的地方,連胳肢窩都讓我摸,不過我搔他癢了。」環笑了出來。

  「一織比較難,他一直懷疑我有陰謀。『四葉,如果你想玩穴道整人的話,膝蓋後側沒有按了會痛的穴道,三陰交在小腿上。』他這麼說我不就只好兩邊都按了嗎,雖然最後被報復了。」環按了一下壯五的小腿骨,壯五痛得抽回腳。「超痛的吧。」環輕輕按摩他的穴道,「會痛代表過勞喔,小壯你不要再熬夜寫曲子了。」

  壯五說他盡量,環說不是盡量是一定要。知道啦。乖。環摸了摸壯五的頭。壯五問他:「比完的結論呢?」

  「小壯第一啊。」

  「我是問你為什麼突然想比這個。」

  「……想確認吧。」環又把手伸進壯五膝蓋後方來回撫摸,「摸起來太舒服,有點上癮。想確認是大家的都很好摸,還是只有摸小壯會這樣。」

  「哪樣?」

  「……聞舊毛毯的安心感?」

  「環。」

  「嗯?」

  「你果然是變態吧。」

  「才不是!」

  壯五伸手摸自己的膝蓋窩,「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環的手指潛向壯五的,指頭在膝蓋底下相互嬉戲。

  「摸自己沒用,要摸別人的才行。」

  「那我摸你的。」壯五用手指來回掃了幾遍,指腹停在環推薦的精華地帶品味了幾秒,「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比較熱、軟……還有點濕?」

  「小壯不懂啦,這種觸感。」環舉起壯五的腳,朝膝蓋咬了一口,又舔了一下。「還可以咬,可以舔。」

  「我又不是食物!」

  「是啊,你是我今天的晚餐,我要吃掉你嘿嘿嘿。」環啃了幾口膝蓋後轉戰大腿,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停下動作。

  「啊……我懂了。」

  「什麼?」

  「只有小壯可以這樣。」

  壯五不明白,環也不說明。又把人壓倒在沙發上,將壯五雙腳高舉到那個可以把膝蓋窩跟底下有的沒的窩都看得一清二楚的位置。「從這個角度,」他又摩挲起那個讓他上癮的部位,「這樣摸,」甚至伸舌舔了一下,「這樣舔。只有小壯。」

  「環……」

  「不行了,小壯不足。」環剛搞懂他那莫名其妙的膝窩癖源自獨占小壯的優越感,那股獨占慾就扯著情慾一起鋪天蓋地淹沒了他。他俯身用很低的聲音在壯五耳邊問:「可以嗎?」

  環的聲音如海湧,拍打在岸上。

  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壯五點了點頭,環的吻戒斷症狀般散落在他臉上、唇上,一路開疆闢土,最後落在壯五膝蓋上。他們相視一笑,又吻得難分難解。喘息呻吟間,壯五看著上方的環,瀏海汗濕在額前,幾綹頭髮隨動作輕輕晃盪。壯五沒有告訴環的是,自己也有類似的癮。對微擰的眉,滑過脖頸的汗水,扣在腰際的手,那些只屬於壯五的,最最溫柔的潮汐。

  睡前,環又把手塞進壯五的膝窩裡。躺著不好摸,環只好鑽進棉被裡,用奇怪的姿勢抱著壯五小腿。

  「摸了一天還不夠?」

  「我可沒有要戒掉的意思。」

  「這麼巧,我也沒有。」

  「啥?」環鑽出棉被疑惑地看著壯五,壯五笑了笑,說聲晚安,熄了床頭燈。點著寶寶電燈的房間裡有一張雙人床,床上躺著兩個對彼此成癮的當紅偶像,寫成MEZZO”,讀作戀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