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壯】第一次約會

※本文為2019噗浪環壯日交換tag活動文
tag:不自覺下依賴對方、體溫、笨拙約會

那天他們各自回房後,壯五這陣子懸著的心有了安頓,放鬆的疲憊感一口氣湧上,沾枕不久沉沉睡去。反倒是平日三秒入睡的環,抱著國王布丁抱枕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看,足足花了半小時才睡著。這三十分鐘內,他滿腦子只有剛才壯五軟軟的嘴唇觸感,還有那聲「嗯」。

  『我們在一起了嗎?』

  『嗯。』

  啊啊啊啊啊啊啊,環抱緊國王布丁在床上打滾,他好想跑出去對全世界大喊:小壯答應我了!

  然而,隔天醒來,世界並沒有變成粉紅色。跨過朋友到情人那條線後,兩人互動依舊。小壯早上還是跑來盯他有沒有填完問卷,背包裡有沒有不該放的東西(今天又要錄檢查藝人隨身物品的單元)。工作潮水般地來,MEZZO”值得紀念的交往第一天在奔波於各雜誌、電視台攝影棚間結束。

  拍雜誌封面時,攝影師慣例要求MEZZO”擺出親密姿態。讓壯五在前,環站在他身後,壯五伸手向後輕撫環的臉頰。環看著鏡頭,露出專業表情,喀嚓,眼神挑逗。攝影師不斷給指示:抓住壯五的手,再靠近一點,臉埋進他肩窩,好,抬眼看這邊。環一一照做。

  第一組照片拍完後,他們走到電腦螢幕前確認拍攝效果,畫面上兩人姿勢煽情曖昧。哦,這次走色情風,環心中只浮現這個感想。照片跳到下一張,壯五跟環手上各拿一朵玫瑰花遞向對方。記憶頓時復甦,環想起塞在壯五門縫的玫瑰,意識到照片中和自己對視的人已經擁有新的身份。情人。他默念了一次這個詞,臉頰微微發燙。接下來的攝影過程中,環怎麼都無法不去在意壯五的體溫,以及指尖撩過他肌膚宛如撓抓心臟的細癢的喜悅。

  生活依舊,幸福感在細微處不斷交換、膨脹。他們小心地適應這些轉換與過渡,輕輕一碰就慌忙分開,相視失笑,最後帶點害羞地走向對方。

  有一次在壯五房間看影集,兩人原本靠著床邊並排坐著,看到一半想模擬電影院氣氛,壯五起身關掉大燈,只留檯燈的光。回到原位時,環對壯五說,坐到這裡,指了指自己大腿中間留好的空位。壯五心跳亂了,看了環一眼,坐進他的新位置,整部影集的時間裡都任環抱著他。那晚環睡在壯五房裡,壯五沒有拿出環平時用的毛毯、睡墊跟枕頭,他坐在床沿,對吹乾頭髮的環說,你睡靠窗那邊。哦,環默默爬上床。壯五掀開棉被,躺在另一側。手挨著手擠在小小的雙人床上。

  從此,壯五床上的兩個枕頭各自有了他們的主人。

  ※

  戀人需要約會。

  交往後的第一個休假日,環拿出兩張博物館門票,問壯五要不要一起去。

  「杜象展?」

  「好像很有名。」

  「你怎麼會想去這個展覽。」

  「突然有興趣。」

  「真的?」

  「你要不要去啦。」

  「……好。」壯五把門票收進包包裡。

  環看到壯五收下門票,心裡鬆了一口氣。第一關突破,幸好有問Re:vale。千千雖然愛捉弄人,關鍵時刻還是挺罩的。

  「約會地點?」Re:vale同聲問道。

  「你們小聲一點!」環比出噓的手勢,環顧四周。

  「看樣子第一次約會環同學想要耍帥囉。」千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哈哈哈,很好啊,幫你想個可以展現出環帥氣男友模樣的完美約會行程!」百拿起手機開始調查景點。

  杜象展,公園野餐,法日合作的綠建築書店,法式燭光晚餐。環在心中順了一遍流程,完美。千千說想表現出優雅洗練感,讓小壯留下難忘回憶的話,法國風情是最好的選擇。又給他看了很多法國男星的照片,路易什麼、嘉德什麼的,名字超難記,但每個都帥到不行。

  「你看,這就是優雅,這就是洗練,環,你難道不想成為這樣的男人,讓壯五有個永生難忘的第一次約會嗎?」千說。

  「想!」環握緊拳頭。

  百把排好的行程表遞給環,交代他如果想要展現出博學風趣的話,最好背下藝術家生平與作品特色,在解說藝術風格時穿插作者軼事。臨走前還千叮嚀萬囑咐:「記住,野餐籃裡面一定要放法國麵包。」

  環和壯五來到博物館門口,平日上午參觀民眾不多,他們喬裝後並不引人注目。環這輩子從沒來過這種地方,博物館外牆用杜象名作「噴泉」做展覽主視覺,巨大的小便斗聳立在他們面前。

  『這啥?』環傻眼。維基百科裡有這個東西嗎?他努力回想昨晚讀的資料,開頭是概論,旁邊有穿毛皮大衣的高額頭大叔照片。馬歇爾˙杜象,1887年7月28號生,1968年⋯⋯忘記幾月幾號過世,跟小壯一樣很會下西洋棋。先當畫家,後來放棄。現代藝術守護神,達達主義跟某某主義先驅,最後變成美國人。然後呢?環驀然想起。然後他就無聊到睡著了。

  『完蛋!』他在心裡吶喊。小便斗一點都沒有法國風情啊,馬歇爾大叔!他硬著頭皮穿越小便斗下方的入口拱門,心中隱隱覺得不妙。

  進到展廳,映入眼簾的是一幅熟悉的蒙娜麗莎像。環心想,太好了,這還差不多,就是需要這種高雅藝術品才能襯托出優雅洗練的氣質。他拉著小壯走向畫像,一邊偷偷用手機搜尋「杜象 蒙娜麗莎」。一織說,使用道具是人類的智慧,環覺得他說得很對。然而,當他正打算照念網頁內容時,一旁的壯五卻戴上了導聆耳機,專心聽著作品解說。

  環不知道博物館有導聆服務,這下子連他腦中僅剩的維基百科都派不上用場。他呆呆站在畫前等壯五聽完解說,心裡不停罵自己是笨蛋。再無聊也要醒著,好歹往下滑到維基百科的那張小便斗圖,讀完解釋再睡啊,笨蛋!

  「環,你知道L.H.O.O.Q是什麼意思嗎?」壯五摘下耳機,指著蒙娜麗莎下方的那行字。

  「不知道。」環沈浸在自責裡,連蒙娜麗莎嘴上那兩撇八字鬍都沒看清楚。

  「是『她有一個火熱的屁股』,杜象用性暗示破壞經典意義,是一種反審美的美學。」壯五說。

  屁、屁股,不准在大庭廣眾下講什麼屁股啊性暗示的!環聽不下去了。事情跟他想的都不一樣。說好的法國風情約會呢,說好的在高雅畫作下一臉佩服地聽環講解畫家生平的小壯呢?為什麼變成小壯在跟自己說明八字鬍阿姨的火熱屁股?他的心中充滿危機感,表面卻故作冷靜,「哦」了一聲,擺出不用你講我也知道的表情,對壯五說:「走吧,到下一個展區。」

  環祈禱接下來的展品可以浪漫點,但是杜象並沒有聽見他的祈禱。

  他要被搞瘋了。環真的不懂為什麼一把鏟子掛在牆上就是一項美術品,一個腳踏車車輪倒放在白色高腳圓凳上叫曠世巨作,還有門口那個巨大的小便斗竟然賣了一百六十萬歐元?一百六十萬歐元可以買幾個國王布丁?他問壯五。壯五想了想,拿出手機,計算機畫面顯示一串天文數字。環覺得這世界病了,為什麼要用八位數的國王布丁換一個簽名小便斗?

  達達主義狂潮下,環失去維持形象與氣氛的餘裕,從頭到尾只能像隻笨鸚鵡,不斷重複著「不懂?」「為什麼?」,隨壯五手上那副什麼都懂的導聆耳機走過一個又一個展區。

  看到那幅名為「新娘甚至被光棍們扒光了衣服」的亂七八糟玻璃拼貼畫時,環已經徹底麻木,甚至斷了去紀念品區買禮物給壯五的念頭,世界上沒有人會希望收到小便斗鑰匙圈當約會禮物。他只想快點離開博物館,用背包裡三月幫他做的法國麵包三明治跟公園裡浪漫的楓林步道扳回一成。時間尚未過午,今天還充滿希望。

  可惜馬歇爾大叔不願意放過四葉環。

  出口處牆上有個粉紅色奶……胸部。壯五湊向前看展品說明,回頭對環說:「這是複製品,可以體驗。」說著就伸出手指對準粉紅奶頭一按:「觸感不錯耶,環也來試試。」壯五露出愉快的笑容。

  「……我不要。」環覺得自己要是按下去,最後一絲優雅洗練的希望就會化為泡影。

  「Please touch.」

  「啥?」

  「作品名,它要你摸它。」壯五又戴起耳機,「導覽說這系列作品是杜象對宗教禁慾和社會規範壓抑本真慾望的批判。」

  「……不要。」壯五稀鬆平常地按下乳頭,口中講著自己聽都聽不懂的話,那副從容冷靜的模樣激怒了環。他對自己生氣。

  完全相反了。

  他不想要表現得像個什麼都不懂又扭扭捏捏的小孩子,他想要讓壯五誇獎他好厲害,謝謝環帶他來這麼有氣質有情調的展覽。可是環搞砸了,偷懶不做功課的笨蛋到頭來還是要依賴小壯,自己一點用處都沒有。

  他鬧起彆扭,一語不發離開展間,看也不看快步走過紀念品區。壯五追在他身後,直到出了博物館,終於在樹蔭下抓住環的手:「環,你怎麼了?」

  「沒事。」環看著樹根說。

  「明明就有事,你為什麼不開心?」壯五擔心地看著他。

  「……」

  「我惹你生氣了嗎?」

  「……沒有。」

  「展覽不好看嗎?」

  「……不是。」

  「身體不舒服?」

  「……身體很好。」

  「那你為什麼突然不講話跑出來?」

  壯五握著環的手還帶點冷氣房裡的涼意,讓他冷靜下來。再這樣下去不要說浪漫,搞不好會吵起架來。他們在約會,應該要讓壯五高興才對。環問壯五:「……你覺得展覽好看嗎?」

  「很好看啊。」壯五說,「美術課有教過杜象,但還是第一次看到實際作品,比課本上的照片有趣多了。達達主義跟搖滾樂的反叛精神滿類似的,看得很開心。」

  「你不會覺得約會出來看小便斗很沒情調嗎?」

  「你在意的是這個嗎?」壯五突然覺得環好可愛。

  「什麼這個,這很重要好嗎?第一次約會耶!」環大喊。

  「我覺得只要跟你在一起,哪裡都很有情調。」

  「……」環被壯五一記直球丟中心臟,下一秒他決定原諒馬歇爾大叔。「是喔。」他害羞地撥了撥瀏海。四葉環最好哄了,逢坂壯五只要一句話就能讓他飛上天。

  「是啊。」

  「哦,嘿嘿。」

  奇怪的酸酸甜甜的感覺又開始冒出來。環反手握住壯五的手,好想立刻抱緊壯五,哪裡都不要去,只要一直抱著他就好。

  可是不行,環想起剩下的約會行程表。他的優雅洗練男友形象,他的浪漫法國風情,不能輕言放棄。

  他放開壯五的手,對他說:「走吧,我們去吃午餐。」

  「好。」

  ※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環領悟,只要你真心想要完成一件事,整個世界都會聯合起來阻礙你。

  走到公園時下起午後雷陣雨,無法野餐,他們只好到附近速食店坐著等雨停。好不容易雨勢轉小,環跑去便利商店買了兩把塑膠傘,兩人往綠建築書店去。到了門口發現號稱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燈光全暗,玻璃門上貼了一張告示:落雷擊壞變電設施,目前無法供電暫停營業,恢復時間未知。

  環站在書店門口,萬念俱灰。明明剛才被落雷嚇得要死,硬要擠進壯五傘下。現在他卻想雷擊怎麼不乾脆劈過來給他一個痛快。

  他打電話給晚上的法國餐廳,再三確認餐廳沒有遭遇雷擊或任何無法正常開店的情況,只要六點抵達就一定可以吃到晚餐後,無精打采地靠在書店門邊。

  「現在要怎麼辦?」環問。

  難不成是因為他昨天偷吃國王布丁,神明在懲罰他嗎?怎麼會這麼倒楣。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沮喪地對壯五說:「對不起,明明是約會卻搞成這樣。」

  「不是你的錯。」壯五安慰他,「豪雨和落雷都是不可抗力。」

  環依舊提不起精神。沒做好雨備是他的錯,環想不到現在還有哪裡可以去。

  「不然這樣,我們去遊戲中心好不好?」壯五提議,眼神充滿期待,「我一直很想去一次看看。」

  ※

  環帶壯五來到距離法國餐廳最近的遊戲中心。壯五對夾娃娃機一臉好奇,不停發問。這是什麼娃娃?這個要怎麼按?為什麼那台機器在發光?環一邊回答一邊帶著壯五往兌幣機走。

  「這個機器是做什麼的?」

  「哦,換零錢的。」

  「我要換。」壯五掏出鈔票。

  「機器不收萬元鈔啦,我來。」環拿三張千元鈔換了一大把硬幣。

  「你要夾哪台?」環問壯五。

  壯五環顧四周,突然看到左方機台裡的娃娃顏色有些眼熟。壯五走到機台前方,睜大眼睛:「是TRIGGER的娃娃!」

  環湊近一看,DAYBREAK INTERLUDE的TRIGGER娃娃堆成小山,衣服細節精緻,造型可愛。不過三個人就算變成娃娃,表情還是充滿霸氣。環這陣子到遊戲中心,都顧著幫NAGI抓可可娜機台限定娃,已經好久沒晃到其他機台看最近的娃娃流行,TRIGGER的娃娃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三隻都抓?」

  「可以嗎?」壯五回頭。

  「當然可以。」開什麼玩笑,夾娃娃王不是叫假的。環一口答應。

  第一隻抓起來的是龍,運氣很好,一來就卡在洞口擋板上,俗稱的槍位。環只花了兩百元,第一次調整位置,第二次從娃娃屁股輕輕一勾,不費吹灰之力就讓娃娃翻進洞口。

  「環!你好厲害!」壯五佩服地喊。

  「嘿嘿。」環的鼻子都要翹上天了。這不就是他今天最想聽到的話?環想。自己沒事大費周章跑去博物館看小便斗做什麼,早知道就帶小壯來遊戲中心。環好了傷口忘了痛,把優雅洗練男人的浪漫法式約會拋到了九霄雲外。

  接著他看準離洞口比較近的九条天,花了兩三枚硬幣把它挪到好夾的位置,對壯五說:「小壯,要不要試試看?」

  「欸?我不會夾,怕浪費錢。」壯五擔心。

  「就當繳學費啦,每個人剛開始都不會。」環早就掌握對付壯五想太多的訣竅,總之不理他,先做了再說。環投下一百元硬幣,機台燈光重新亮起,「來,我教你。」

  環說明機台按鈕的功能,哪個是控制方向,哪個是落爪。又告訴壯五,現在娃娃的狀態適合從側邊落爪,先讓他翻到比較容易進洞的位置,再用撥的把娃娃撥進洞裡。

  「不能直接夾嗎?」

  「直上直下抓力不夠會掉。」環補充:「我剛剛試過了,不是摸摸爪,這台可以玩。」

  直上直下?摸摸爪?壯五一頭霧水地看著環,環抓抓頭說:「術語啦,我不會解釋,反正你先動方向鍵。」他指揮壯五挪爪,壯五沒拿捏好力道,挪到一半就停了,爪子落空,什麼都沒抓到。他向環道歉:「對不起,我沒按好。」

  「傻耶,道什麼歉,第一次很正常。」環撥亂壯五的頭髮,重新丟下一枚硬幣。

  「好,按住,不要放。」環盯著壯五的手,提醒他落爪時機,「現在,落!」壯五緊張地按下抓取鍵,「碰到了!」他轉頭對環說。

  「你看,不是可以嗎?」環笑著說。

  他們又投了三、四枚硬幣,最後一次環站到壯五身後,為防止機台外圍壓克力板折射光線造成視差,環稍微蹲低讓自己的視線與壯五齊平,手把著手帶壯五操縱。為了看到壯五的視野,環幾乎整個人貼在他背後。壯五的體溫微微傳來,他突然想起第一次一起睡在壯五床上的那個晚上,看影集時他也像現在這樣環抱著壯五。影集演什麼他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小壯抱起來好溫暖,他滿腦子都在克制自己親吻小壯脖頸的衝動。

  睡覺也是。壯五的床不大,環的右手不可避免地和壯五的左手交疊在一起。兩種體溫在棉被中捂成了相同的溫度,就像兩個人最後決定踏進同一段關係。那晚,出於一種奇妙的緊張,環到最後都不敢多做些什麼,比以前怕黑鑽到壯五床上時還拘謹。快要睡著的時候他感到壯五輕輕握住他的手掌,環似乎也回握了。他們手牽著手度過了同床共枕的第一個夜晚。

  環沈浸在回憶裡走了神,壯五喚他,他才操作起方向鍵,一度還差點放槍。幸虧爪子甩的方向正好,天娃不偏不倚撥進洞口,環又再次贏得了壯五崇拜的眼神與歡呼。

  然而,夾娃娃王也有背運的時刻。最後的樂娃讓環陷入苦戰,連試了八、九次都不到位。環只好使出終極絕招。

  「沒辦法,只能用那個了。」

  「是很難的技巧嗎?」

  「嗯,不到最後關頭不用的。」環鄭重地說。

  壯五的眼神閃閃發亮。

  環舉起手來,向遠方的工作人員喊道:「不好意思,請幫我調整一下位置!」

  「咦?」壯五錯愕。

  「有時候不太順就只好叫店員來喬了,大部分店員都會幫啦。但也有遇過很壞心不肯幫的,不知道等下這個怎麼樣。」

  「這不是作弊嗎?」

  「才不是咧!這是人類的智慧。」環再次引用一織的名言。

  工作人員來了,環上前和他交涉。

  「幫我移這隻。」環指著離洞口還有數步之遙,卡在高難度邊角的樂娃。

  「這已經是可以正常夾取的位置了喔。」工作人員一臉愛莫能助。

  「不行啦真的!你看,都掉到這麼邊邊了。」環堅持。

  「可是這個位置——」

  「真的!拜託!」環雙手合十。

  「萬事拜託您了!」壯五跟著90度鞠躬。

  工作人員招架不住攻勢,看了看附近沒有其他同事,對兩人說:「就一次而已喔。」接著拿起腰間鑰匙開了壓克力板門,把掉在邊角的樂娃擺到洞口附近。憑環的技術可以在三枚硬幣以內解決的角度和距離。

  「耶!你是天使!」環開心地說。

  工作人員沒再多說什麼,欠身離去。位置對了,環很快就夾到樂娃。他把三隻TRIGGER娃娃交給壯五,「送你。」

 「謝謝!」壯五捧著三隻娃娃來回端詳,沉浸在迷弟的喜悅裡。環看他高興,心頭也像抹了蜜似甜滋滋的,不自覺脫口而出:「……那個,我可以要個回禮嗎?」

  「嗯?」壯五抬頭。

  「……今天晚上,可以再跟你一起睡嗎?」環的臉又開始發燙。

  壯五眨了眨眼睛,似是不懂,轉念又明白過來。環欲言又止的模樣感染壯五,他的耳根也泛起羞紅,輕聲答道:「不用給我娃娃,也可以一起睡……」

  「什麼?」環覺得自己沒聽錯,但他想再確認一次。

  「你聽到了,我不講。」

  「講啦!」

  「不要。」壯五低下頭,無意間看到手錶,「啊,快六點了,環!快去餐廳!」壯五一手抱著三隻娃娃,一手勾著環快步離開遊戲中心。到了街上他們手拉手奔跑起來。

  拼命趕往餐廳路上,環不知道接下來的三個小時,所謂優雅浪漫的法式風情其實等同於餐桌禮儀、大小刀叉杯盤餐具和片假名菜單地獄,他又只能依賴什麼都懂的小壯了。環也不知道,喝了四杯紅酒的壯五會在走出餐廳後把他拉到暗巷接吻。環現在只知道,今天晚上可以和小壯一起睡覺。這次他不會什麼都不做了,他要抱著小壯睡覺,絕對!


2019年4月5日,
首發於噗浪個人河道:環壯日tag點文活動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