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 01 2 月, 2023

【環壯】金孫出世的夜晚

pregnant woman wearing marled gray sweater touching her stomach

※雷包作者又在寫超雷生子文了,千萬慎入!
(噗浪原出處)

  逢坂壯志此生最後悔的決定就是答應他兒子跟眼前這個渾小子結婚。他多麼想回到那個提親的午後,當時要是沒放IDOLiSH7剩下五個團員進會客室,現在自己是不是就不用看兒子在床上痛得冷汗直冒,某個渾小子還跑去問護士要餵小壯吃幾個國王布丁他才不會痛,智——不行,逢坂家統帥從不罵髒話。哼,愚蠢至極,這個智障。

  他沈痛萬分地回想起當時情境。如果只有千葉志津雄的兒子跟北歐王子的話,堂堂FSC總裁怎麼可能被那些雕蟲小技的話術騙倒,區區蛋糕店第二代也不值一提。壞就壞在那名紅頭髮的男孩,眼睛太大了,表情跟聲音都太無辜了。他現在也用那種聲音跟表情為兒子打氣,真好聽——不對,我在幹麼。逢坂壯志硬生生按掉手機錄影功能。唉,當初不該讓他進會客室的,壯志心中無限感慨,復又舉起手機,只照一張,一張就好。喀嚓。

  開兩指了,麻醉醫師來打無痛分娩針。壯志看著兒子蜷起身體忍受麻醉針打入脊椎的痛苦模樣,又是一陣心疼。藥效要15~20分鐘後才會生效,這段期間壯五還是痛得死去活來,他抓著病床扶手渾身顫抖,鐵製支架不斷喀啦作響。兒子都痛成這樣,渾小子竟然還在旁邊講一堆廢話。

  「小壯,小壯,還很痛嗎?」

  「……還好……打了就……啊,痛……」壯五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尖叫出來。

  看就知道很痛了,渾小子你沒長眼嗎?讓分娩者安慰陪產者這像話嗎?

  「小壯,小壯你不要咬嘴唇,不然你咬我好了。」環伸出手讓壯五咬,壯五痛得沒空理他的手,側頭把臉埋進枕頭裡。又怕弄掉身上的點滴跟嬰兒心跳監測帶,即便痛到想打滾,他卻動也不敢動,只能扭曲著臉呻吟,最忍無可忍的時候,才偷偷用腳蹬幾下床。

  「小壯,小壯你為什麼這麼痛。」環哭了出來,「這麼痛的話我們不要生了,我們不要小寶寶了,我們回家好不好。」他慌亂地撫著壯五的頭髮、臉頰、手背。壯五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緊皺著眉,整張臉脹得通紅,汗溼的頭髮黏在額際。環愈看愈害怕,滿臉止不住的眼淚鼻涕,驚動了前來視察的醫師。

  「……」醫師滿臉狐疑地看著這個哭得比分娩者還慘烈的男人。

  「小壯你不要死掉!」環抓著壯五的手大哭。

  「……」醫師露出了和泉一織臉上常見的表情。

  「抱歉,家屬麻煩借過一下,我要確認他的狀況。」

  環看到醫師,倏地站起來撲到他面前,揪起醫師衣領大喊:「醫生,醫生,要怎樣才能不讓小壯痛?可不可以不要生了,我不要小壯死掉!」

  醫師被環晃得快斷氣,逢坂壯志也氣得想斷氣,我兒子到底是跟偶像結婚還是跟流氓結婚,簡直太不成體統。壯志忍無可忍,舉起手暗示保鑣架走四葉環。一旁大和與三月看到逢坂壯志手勢,機靈地走上前,一人一邊抓著環的手,好說歹說把他勸離病床,交給坐在不遠處,正在確認待產包內容的一織。

  「交給你了。」

  「嗄?」

  「環的衛教就麻煩你了。」大和說。

  「嗄?干我什麼事。」

  「一織的補習環比較聽得進去嘛。」三月說。

  「總之讓他待在這裡不要去給醫生添亂,謝啦!」大和意有所指地瞄了一眼保鑣。

  「……我明白了。」和泉一織露出剛才醫師臉上出現過的表情。

  看到蛋糕店弟弟教訓渾小子,壯志心靈恢復了祥和。他讓保鑣退後,醫師上前報告診斷結果:產程算快,已經開三指了,開到第五指就能進產房云云。逢坂壯志向醫師道謝,醫師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單人病房。

  無痛分娩針生效,壯五疼痛稍緩。環撇下一織,跑到他身旁大聲說:「小壯,呼吸,跟著我呼吸!差點忘記,之前學的那個,吸二三四、吐二三四——」陸見狀也跟著喊:「吸二三、吐二三!」凪、三月不知不覺圍上去,加入拉梅茲呼吸法示範,一織與大和不斷說著鼓勵的話。吸、吐,吸、吐。有節奏的口令在壯五床邊迴盪,壯五聽著團員的聲音,努力依指示呼吸,幾乎被咬破的唇邊扯起一絲虛弱的微笑。所有人的呼喊聲中,最急切最響亮的就是那個渾小子。逢坂壯志看著壯五被眾人圍繞的光景,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只好在心裡冷哼一聲:結婚就結婚。

  壯五被推進產房的時候,只有環跟逢坂壯志跟了進去。產程後期壯五再也忍不住叫聲,掐著環的手不停喊痛。環的手上出現一道道指甲痕與抓痕,卻還是緊緊握著壯五,不斷安撫他。醫師跟護士指導壯五用力,小孩快出來時,護士說:「要壓肚子囉。」壯五點點頭,護士使勁往他肚子壓下去。

  環大驚失色,叫了聲「你幹麼?」就要衝上去阻止。一旁負責側拍的壯志趕忙伸手拉住他:「笨蛋,握好你的手,不要干擾醫護人員!」

  「大叔!可是你看——」

  「不要叫我大叔!」

  「嗄?」

  「叫岳父!」

  逢坂壯志話一出口,即便是產床上痛得呼天喊地的壯五也愣了一下,所有人刷地轉頭看向壯志。

  「……看什麼,還不快生!」逢坂壯志拿著手持錄影機對眾人怒吼,產房又恢復原本的慘叫與熱鬧。「環,你幫他把臉上的頭髮撥開。」壯志對環下指令。

  「咦?啊,好。」環像是一輩子沒被人叫過名字般,聽從了岳父的命令。靠近壯五臉時,環發現他眼裡閃著淚光。

  嬰兒哭聲響徹產房,雙胞胎前後只差一分鐘來到人世間。護士把嬰兒弄乾淨,以襁褓裹好放到壯五身旁,壯五看著孩子流下了欣慰的淚水。環輕輕抱起一個孩子,用不可思議卻充滿溫柔的眼神看他。

  壯志面無表情舉著攝影機紀錄眼前景象。沒有人知道,他把臉藏在攝影機後面,悄悄地紅了眼眶。
  

, ,

寫點東西